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上门阴
    我的老家是一处名为“瓦西寨”的村落,村名有点少数民族风,但却是正宗的汉族人聚集地。

     我的家族四世同堂,我生下来的时候老太爷还健在,在我印象中,老太爷每天中午吃过饭都会搬一张细竹编成的软躺椅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晒太阳。

     老太爷身材稍胖,圆脸、长眉、满头白发,一张脸始终挂着笑眯眯的表情,给人看着就感觉是个慈祥的老人,我从小最喜欢骑在老太爷的坐腿上“骑大马”,老太爷不但不会赶我,还会把一些松子糖、米糕之类的小吃塞进我的嘴里,而家里其余和我平辈的孩子连闻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老太爷是我小时候最亲近的人。

     不光是老太爷,家里其余长辈对我也都是疼爱有加,今天这个舅舅给我买件衣服,明天那个姑姑带我赶集看热闹,后天爹妈给我买各种各样好玩的玩具,不懂事的我总把这一切看成是理所当然,我是长房长孙,家里人对我好点也是应该的。

     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大人们之所以会倾尽全力的呵护我,爱护我,最重要原因居然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亏心----因为生我下来的目的,竟是为了送我去死。

     我的家族有一个恐怖的诅咒,每一代长子活不过七岁,无论是把孩子送走、请神汉、请僧人赐福,这个诅咒都如跗骨之蛆,当孩子生长到七岁时就会吐血不止直至身亡。

     而造成这一困局的,就是我那位慈祥、长寿的老太爷,详细说起来,是因为80年前老太爷打井时的一次无意发现。

     瓦西寨作为一处深山里的小村落,其常年不变的青山绿水,仿若一处世外桃源,但没有人能想到这一片祥和美丽的风景之下,埋葬着一个不知从何年开始,一直延续不灭的恐怖禁地。

     老太爷并不知道他挖出的洞口,将会在接下来的八十年中葬送他的亲子和亲孙。

     当时的他以为自己挖出了一个装满宝藏的古墓,发财心切下克服恐惧心理,他在腰间拴了根绳子就溜了下去。

     起初在地下墓穴中老太爷并没有找到值钱的物件,正当他要丧气而归时,却在一个不起眼的耳室里发现了一口水晶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身着红色嫁衣,秀发披肩的美丽女子。

     虽然只是一具尸体,但女子面目栩栩如生,甚至在火把的照耀下她面色还微微泛着红润。

     老太爷是当地有名的猎户,整日进出山林,邪性的事儿见了不少,也是个懂道的,这墓穴里的棺材和女尸都是无比古怪,此地定然不详。

     但财迷人心,即便是明知此地有风险,但老太爷还是将目光锁定在女尸手腕和脖子上所佩戴的金光闪闪的项圈和手镯。

     每一样饰品都有拇指粗细,随便弄一样出去都够老太爷一家人吃喝十年的,所以犹豫再三老太爷做出了生平最错误的一个决定,他要带走这三样金器。

     于是他壮着胆子砸开了水晶棺。

     没曾想接触到空气后原本栩栩如生的女尸瞬间干瘪、朽坏成了一堆淡黄色的粉屑,只留下那件红颜色的长裙和三件金器。

     老太爷还以为一切不详都随着女尸化成粉末而消失无踪了,狂喜之下揣着三样金器就爬出了洞,封死洞口后,老太爷激动的井也不打了,跑回家将三件金器取出来,放在老太奶面前告诉她这是从土层里挖出来的,至于女尸和古墓老太爷只字未提。

     老太奶哪知这其中内情,以为是运道到了,高兴的连声感谢祖宗庇佑,还跪在地下磕了三个头,却不知那个身着红衣、面色苍白的“女子”,此刻已经跟着老太爷进了家门里。

     都说横财来得容易,守着不易,老太爷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藏在土下面最保险,于是在屋子背影的葡萄藤下老太爷挖藏器物的坑。

     他觉得浅了不保险,所以就想挖深点,结果一挖就挖了半米多深。

     他居然在自家院子的土层里挖出了一口黑漆木的棺材。

     老太爷虽然吓的够呛,但还是尽量安慰自己这一切不过是巧合。

     但很快他就知道不是巧合了。

     在这之后第七天,他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爷爷突然间吐血,每天都能吐大海碗满满一碗血,没过几天人就没了,当时他正过了七岁生日。

     老太爷这才知道那口棺材就是给老大准备的,应该算在他身上的报应却算到了他的儿子身上。

     老太爷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于是他顾不得害怕,挖出那口黑棺。

     万幸下面没有棺材了,可是当老太爷挪开棺盖,却又发现里面摆放着一件整整齐齐的红色长裙。

     就是水晶棺材里那个女人身上所穿的长裙。

     老太爷知道自己招惹了邪祟,那三条金环根本就不该拿,于是他将金环放进棺材里又埋入了土中。

     随后一家人风平浪静,老太爷甚至以为这件事或许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当大伯出世后七岁那年开始吐血,而且根本无法止住,家里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大伯死后的当天老太爷如疯如狂,他挖出了那口黑棺指着棺材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妇人,就算毁了你的尸身,我家里也被你弄死了人,为什么还不停手,好啊,既然你想要赶尽杀绝,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咱们就拼个鱼死网破。”说罢他点燃了棺材将之付之一炬。

     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个诅咒并没有随着棺材的消失而停止,老秦家每一代的老大必将死于血痨。

     而我就是第四代的老大。

     其实我小时候身体非常健康,能跑能跳,能疯能闹,村子里没几个小孩爬树掏鸟蛋是我的对手。

     而老爸再生了我之后很快又生了三个弟弟,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三个弟弟来到世上是为了填补我“空缺”的,因为我随时有可能会死。

     就这样我无病无灾的长到了七岁,在这之后我除了和之前的大爷、大伯一样开始吐血,也和他们一样看到过那个面色惨白、长发披肩、身着红衣的“女人”。

     不过当时我并不清楚到底是我真的看见了,还是我的幻觉。

     因为每次看见她只是在眨巴眼睛的一瞬间,当我第二次眨动眼皮时她就会消失。

     可是如果我睁着眼睛不动,她就会始终在我的视线里就这样和我对视着。

     当我再出事时家里没有丝毫慌乱,因为早就有心理准备,甚至连棺材都准备停当了。

     后来老爸告诉我,我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老太爷去世了。

     因为早在我大伯出事前隔壁宁家就曾来人和他说过能破了诅咒,但前提是必须让家里老大跟着他们出去做活。

     说起宁家在我们村子里是响当当的一个家族,早在七八十年代农民只知道土里刨食的时候,他们家就在外做小工,赚了不少钱,当时村子里家家户户都还住着泥坯房,他们家已经盖起了二层红砖小楼。

     不过七十年代中期,宁家长房媳妇三顺婶在荒山里撞邪后没过多久生下一个儿子,村子里的人都说这孩子是她和妖怪所生,是个孽种,由此衍生至宁家在外不干好事,赚了昧良心的钱,结果有此报应。

     老太爷本来就是那个年代非常典型的具有传统思想的农民,觉得庄稼人本就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好好种地天天在外面“骗钱”这和小偷、强盗没什么区别,加之他家里又出了邪门的事儿,老头当时就发了话:“秦家人就是死绝了,也绝不给你们宁家人祸害。”

     话说到这份上自然是没得再谈了,可是当我生下来两年后老太爷就归西了,而且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农民心思也渐渐活泛起来,所以看我这幅模样,老爸决定去找宁家人。

     当时和爷爷“谈判”的老宁头已经去世了,来的人是他儿子,我喊东爷的宁家族长,看到我这副模样,东爷叹了口气道:“那个时候你爷爷要是听我爹的何至于如此。”

     老爸愁眉苦脸道:“东叔,过去的事情咱不提了,这孩子求您给条活路吧。”

     “我来就是为这事儿的,权儿,你知道你们家到底招惹的是什么东西吗?”

     “应该是个女鬼吧?”老爸道。

     “错了,这个可不是鬼,而是一种叫阴的脏东西。”“阴?”老爸不解的道。

     “没错,其实常人所说的鬼魂包括四类,分别是魇、鬼、阴、煞,这里对人最无害的恰恰是人最害怕的鬼,其余三者魇是杀人的,煞是害人的、而阴是缠人的,招惹了它会永远跟着你们家不散不灭,阴魂不散说的就是这种脏东西。”东爷也不避讳,当着我的面说了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