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5、疑云渐多 为哈迪斯的灵魂大皇冠加更
    我道:“在土洞里建设是需要专业知识的,不是挖个洞就能解决问题?”

     林战道:“如果必要有个洞总比没有的强,我看大家还是勤力一点,细节决定生存的机会。”

     随后这几天我们没做其它事情,挖了一个巨大的坑。当做可能需要的厕所,但是通气孔并不好弄,万一这岛上真有什么东西,我们留个孔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思来想去还是算了。

     不过为了预防可能存在的危险,我们将八杆步枪全部带上了二楼,布置在每一面的窗口处,将木屋改造成了炮楼。

     而毛瑟步枪虽然年代久远,但相比突击小组所带的装备,这种枪的威力更加惊人,一旦遇到险情这种步枪所起到的杀伤力比他们装备的冲锋枪大的多。

     不过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三人遇到的力量有多可怕,否则拥有这么多的武器弹药之人绝不会躲在地洞里被活活饿死,毕竟这些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

     潜在的危险其实是最可怕的,一开始上岛对这里美丽的自然风光而产生的好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忙了一天实在也累得够呛。二子搭了一个灶台在外面继续煮他的海鲜汤。

     那几头狼就像我们的客人一样,每当我们做饭吃饭的时候,它们总是很“准时”的出现在我们身边,无论我们是在海边还是在屋子里。所以我们也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钓鱼还是狩猎都要多备一份,就是为了给它们,而它们也不客气,我们给多少吃多少,绝不浪费,也绝对不会骚扰我们,吃过以后对着天空吼几嗓子,就往森林深处而去。

     吃中午饭的时候林战道:“现在大家手上又多了几杆枪,而且又有这栋房子做为依托的据点,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

     宁陵生道:“我再想如果李汉生能在这座岛上生存,那就说明他比我们更加熟悉这座海岛的情况。他不可能是个莽撞的人,所以来海岛之前必定做过详细的调查。”

     “你的意思是?”

     “我也是刚刚才想到,如果李汉生早就有计划上这座岛那就说明在这之前他对于岛的状况一定是有清楚掌握的,这种资料一定是需要搜集的,既然搜集肯定就会留下蛛丝马迹。只要有蛛丝马迹就一定会被发现的?”

     “没错,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林战道。

     “联系那边,让他们调查所有和李汉生有联系的一切信息,一定能找出蛛丝马迹来。”宁陵生道。

     到这份上宁陵生已经完全掌控了整个行动组,包括林站在内都已他的意见为主导,于是立刻安排手下通过卫星电话联络后援站,将信息传递过去。

     “毕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就算这座岛上或许有过什么可怕的东西,或许也早已消失了。”严梓峻道。

     林战下意识的朝宁陵生望来。扔台厅圾。

     宁陵生点头道:“以这座岛动物繁衍的状态来看应该是不存在多大的威胁,整个区域绿树成荫。鸟兽不惊,从风水上看这是典型的祥和之状,如果没有山脚下那一片兽骨区域,我基本就能断定此地毫无风险。”

     迟疑片刻林战道:“要不然咱们过去看看情况再说,无论如何身边的危险总是要排除的。”

     “这个我赞成,小心驶得万年船,尤其是在这种地方。”于是准备一番后我们又朝瀑布进发。

     这次带了三杆毛瑟步枪,三杆步枪成了我们最大的保障,不过这种枪也需要一定的使用技巧,类似于我这种人是不能用的,搞不好还会伤到自己。

     进了林子后,我们来到了那片瀑布前,只见环境依旧是静谧祥和,根本看不出半点异样。

     重新返回泉水边,三名队员各找掩体先架上三支毛瑟步枪当炮台,一旦出现意外状况就以威力极大的毛瑟枪压阵射击。

     而我们带着馒头渡水过河这次就是奔这里来的,所以上了这片岛后各自提高警惕,四下仔细的搜索了起来,果然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二子用砍刀挑了一截很长的蛇皮到我们面前道:“看来那东西找的了,这种体型的蛇你们见过吗?”

     从蛇皮上看这条蛇只怕有近十几米的长度,虽然这些士兵觉得惊讶,但在我眼里看来也就那么回事,毕竟大蛇见得太多了。

     林战道:“这简直太可怕了,看来杀死这些动物的元凶找到了,就是这条超级蟒蛇。”

     我心里觉得好笑,就这种蛇前面冠以“超级”二字还是有些牵强了。

     二子道:“这条蛇脱皮时间不长,看来这片区域应该是它的地盘了,蟒蛇具有很强的领地意识,大家一定要小心。”

     他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嚎叫传来,循声望去,只见一头野猪从林子深处冲了出来,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哼哧哼哧的向我们冲来,林战立刻端起手里的突击步枪对准野猪。

     他刚做好瞄准,猛然间泥地里啪的扬起一截如枯木般的物体,只见淤泥四处飞溅仿佛下了一场泥巴雨,巨蟒快如闪电的咬住野猪的脖颈,接着身体滚滚而上,立刻将那只猪盘了起来,野猪惨叫了一声后我们清楚的听到骨头被绞碎的咔咔声响。

     其中一名士兵估计是从没见过如此粗大的巨蟒,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嗵的一声摔入身后的池塘,而那条本来隐藏在湿土里的巨蟒,似乎察觉到了我们,放下那头脊柱全部碎裂虽然还活着,但是丝毫不能动弹的野猪,像我们这里游来,林战道:“我操赶紧跑。”

     我们也没一个敢耽搁,跟着就跑,只听身后嘶嘶声大响,从声响就能知道这条蛇的体型究竟有多大,等我们上了岸,身后水花声响,那条巨蟒已经进入了水中,不过等我们上岸后回头看一眼,才发现那条巨蟒并没有上岸它的半截身体就在水里,另半截身体则在泥巴地中,身体上的红斑看来分外显眼。

     我叫住他们道:“那东西没过来,大家镇定点。”

     随后我们监视着巨蟒的一举一动,如果它继续追那我们就继续跑,不过过了一会儿它那巨大的身体慢慢向后退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退回林子里。

     “我操,这么大一条蛇,差点吓死我了。”严梓峻呼呼喘着粗气道。

     过了会儿他对我们道:“你们几个人好像不怕啊,这么大的蛇,难道你们心里没有一点畏惧心吗?”

     “大蛇我见得太多了,这条蛇相对而言不算大。”我道。

     “什么?还有比这更大的蛇?”这下连林战都不淡定了。

     “说了你们可能不信,我见过最大的蛇……”

     “秦边,还是不要在背后说这种千年老物的嘴舌了,没什么意思。”听宁陵生这么说我立刻住了嘴。

     林战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看来还是我们孤陋寡闻了。”

     “林队,这种大蛇都有自己的专属地盘,而动物的本性就是守护属于自己的地盘,我们还是不要轻易打搅它的好,既然曾经住在这里的人能与它和谐相处,我们也能做到。”

     本来林战是想要下令手下开枪的,听宁陵生这么一说他也没犹豫,挥了挥手道:“先撤吧。”随后我们返回了木屋中。

     当晚又是暴雨瓢泼而下,我们在楼顶的木屋里打牌聊天,门窗早已关闭严实,否则涌进的雨水能很快把房间淹没。

     我打着牌时忽然想起了上次暴雨时见到那对犹如射灯般的眼珠子,不免心有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