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凶手之谜
    过了良久我道:“我确实整蛊了苏道长,但我发誓那只是整蛊,我对他没有丝毫恶意,更不可能杀死他。”

     “你与他素不相识,吃饱撑的整蛊他呢?”于世酉越说越愤怒。

     “我之所以整蛊他是因为他也坑了我一次。我这也是一报还一报,充其量也就是恶搞。干吗要杀他?我与他根本就是无冤无仇。”我急道。

     “他坑你?我大师兄一向老成持重,会和你个半大的娃娃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于世酉道。

     话音未落他握成拳的左手轰然一声飘动起一股淡蓝色的火焰。

     “于道长,你先消消气,真的不是我杀死了苏道长。”我是百口莫辩了。

     “下去当着我大师兄的面说罢。”

     说罢他平平举起左手,只见那团蓝色的火焰在他掌心不断飘动着,火焰就像是气球。瞬间膨胀而起,悬浮在他掌心之上。烈焰呼呼向上,就像在大风猎猎飘动的蓝布。

     我真是有点不太明白,鼠妖、苏峰和于世酉怎么用的都是火攻之法,难道这世上的法术都是以火为主的?

     于世酉冷冷道:“小子,在我真火之下你立时化为灰烬,不会有丝毫痛苦,这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虽然作恶多端,但却没得到应有的报应。”说罢蓝火飘动的越发激烈。

     还没等热浪逼近身体,一股寒气就透体而出。

     只要有这种感觉那就没危险了,我暗中松了口气,甚至连动都没动。

     只见他右手握在左手手腕处,之后两只手在身前画了个大圆,随后左手一震。

     呼的一声风声大作,只见透明的火焰眨眼就从他掌心中蹿出。成浪峰般的烈焰气势汹汹朝我兜头压来。

     虽然我明知这团烈火无法伤我,但还是闭上了眼睛。

     等了一会儿毫无反应,于是我睁开了眼。

     令人吃惊的是我身周的所有荒草树木已经化成灰烬。只见空中飘荡着无数烧成灰烬的荒草,我脚边两侧的泥土也在烈焰的炙烤下化成了焦土,足见于世酉所发出的烈焰远比苏峰的威力要强。

     鼻子里闻到的全是焦糊的气息,可是我却毫发无损。

     这显然是在于世酉意料之外的,他惊诧的看着我,没有丝毫反应。

     “于道长,这下你能听我解释了?”系何何才。

     话音未落只见他猛地拍了一巴掌,随后双掌间烈焰跳动,瞬息间一条火苗暴涨成火球,随着他双掌越扩越大,火球也越来越大,球体中甚至还有烈火打着旋的燃烧。

     随即他鼻子里有鲜血滴滴落下,眼珠子布满血丝,眉毛甚至都被烈焰极高的温度燎没了。

     他是尽全力一搏了,不过他的能力和上门阴是没法相比的,我也不担心。

     随即就见他抬起双手将手掌中的火球朝我掷来。

     只见原本呈圆形的火团瞬间形成一道粗大的火柱,朝我激射而至,而我身前也是流光飘动,一道无形的寒气墙悄然形成,这点于世酉未必发现,但我却能清晰的看见。

     只见烈火冲击在寒气墙上,火焰会在瞬间产生巨量的火花,就像有人电焊。

     只见一阵火花四溅后烈火消失了,而寒气也消失无踪了。

     于世酉居然跪倒在我面前,他当然不是被吓的,而是用力过度,已经没有力气支撑着他继续站着。

     我现在和上门阴的配合已经颇有默契,她之所以没有冻住于世酉是因为她能感知这个道士并非是存心杀人,他只是认错了人而已。

     想到这儿我走到他面前伸出一只手道:“于道长,如果苏道长真是我杀的,现在我就该杀了你,但无论你是否愿意相信,我还是要说苏道长的死和我没有半点关系,真的是一个花子打扮的人杀死了他。”

     他虚弱无比的看了我一眼,根本连动一下都困难。

     休息了好一会儿于世酉才在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走到一处大石墩边我先让他坐下,又坐在他身边。

     呼吸片刻他道:“这么说你真的没有杀死苏师兄?”

     “难道你还不相信?”

     “到这份上我信了,可是苏师兄这一生与人无仇,为什么花子要杀死他?”

     “这或许只有他本人和花子知道了,不过那人所使用的武器很特殊,这应该是个线索。”

     “笛中剑是很常见的兵刃,使用的人也很多,不奇怪。”于世酉道。

     “那就麻烦了,我能提供的线索也就这么多了?”

     “对了,师兄为什么要约你来这儿?”

     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地儿眼熟,实际只是我埋葬苏道士尸体的对面区域。

     我道:“其实当天苏道长是想要杀我的,他认为我是有意坏了他的好事,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进雪家是有目的。”

     “那个花子他杀死我师兄前有没有说什么?”

     “说了,他是要从苏道长口里问两个人的下落,这两人应该是苏道长的朋友,他也算是硬气了,至死没有出卖朋友。”

     “明白了。”于世酉的语气很是无奈。

     “于道长,你想为师兄报仇,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即便你能找到花子……”

     “没事儿,你说。”

     “这个人是否真是个要饭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手下是非常硬的,一招就刺死了苏道长。”

     “什么?一招就要了大师兄的命?这……难道大师兄没有丝毫抵抗?”

     “苏道长出手气势逼人,木剑上烈焰滚滚,就跟火鞭一样,花子用的就是一把普通的短剑,但他出手极快,一剑出手快的我根本就无法看清动作,就一招,苏道长脖子就被他划开了。”

     “世上居然还有如此身手的人?”于世酉震惊了。

     “反正我是见到了。”

     “他为什么不杀你灭口?”

     “我不是他,上哪知道他的想法。”

     于世酉沉默了很长时间才道:“你究竟是谁呢?”

     “于道长,你是如何找到师兄尸体的,这地方很偏僻的?”

     “送他来那两人是青山堂雇佣的司机,他们送走了你后发现大师兄失踪了,肯定要汇报情况的,我们就来找了,没想到找到的是大师兄的尸体,真是做梦也没想到里面能有这样的变故。”于世酉重重叹了口气。

     “这么说你选择相信我了?”

     “当然,就如你所言,如果想要杀我早就动手了,而且你确实有杀我的能力,是我不自量力了。”

     “我也是运气好,论真本事我比你差远了。”

     “话不是这么说,养鬼术本来就是玄门之术,你能养成两只能力超强的厉鬼供自己驱策,这就是真本领。”

     “你们都能看出我身上附有鬼魂呢?”我惊诧的道。

     “修炼玄门之术的人都有这个眼力价,否则功夫不就白练了。”他笑道。

     “苏道长说我这是东南亚的邪术,你怎么看呢?”

     “我师兄看待问题比较容易走极端,在他眼里非黑即白,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正术、邪术之分,只有使用法术之人心肠好坏,我不是一个有强烈地域观念的人,天下玄门是一家。”

     聊到这份上我对他好感骤然而增,觉得他比苏道士更讲道理。

     此时他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抬腿石墩上跳了下去道:“凶手不是你,我会找出这个花子的。”

     “可是这个人能力超强,你有对策吗?”

     于世酉想了想道:“就算是天王老子动了青山堂的人也要付出代价的,无论他有多厉害。”

     “如果我有消息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谢谢你了,今天的事情……”

     “无论如何我都应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请来的大夫我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还有你的光明磊落也让我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