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缸女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操蛋,禽兽这种人是个富二代,他爹是雪松的朋友,经营着一家规模比雪松更大的房地产公司,禽兽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开着跑车四处猎艳。为他体内无时无刻熊熊燃烧的**之火寻找发泄口。

     但类似于这样的人也会有烦恼的时候,而这次他就遇到了一件令他烦恼的事情。

     禽兽真的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据他说当自己第一次见到姑娘时。他就迫切的像匍匐在姑娘的脚边舔她的脚趾头。

     也只有这样无聊的人能把一件如此诗情画意的事情说的这样猥琐下流,我忍住笑道:“你这不是爱她,你这是恋足癖啊?”

     “嗨。我这样的什么漂亮女人的脚没见过,谈不上恋字,我只是表达自己的一种心情,你想我这样的人都愿意舔她脚趾头,这得是多爱她。”

     “爱上一个人其实也是一次对于自己心灵的洗涤,这是好事儿,问题是你确定自己真的爱她?”

     “当然确定。我为了她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相思之恋中,这种感觉简直要了我的命。”

     从这句话来看他应该为这个女孩做了不少准备,否则以他粗鄙的性格是不可能说出这句话来的。

     禽兽大概一米八五的身高,虎背熊腰,热衷于健身的他胳膊就有成年人一条腿粗,脖子几乎和他光溜溜的大脑袋一样粗,青筋毕露。

     他的五官很凶狠,而且鼻子很大,据路边社消息称,鼻子和那玩意的尺寸是成正比的,鼻子越大则……反之亦然。

     这话是否可靠两说,但禽兽的鼻子确实很大,一张脸最明显的就是他的大蒜鼻子。

     他其实只比我大一岁。但看面相至少要大出十来岁,暗黑色的皮肤上满是小疙瘩,十分粗糙,每当他笑的时候我总感觉会有一对獠牙从他嘴巴里露出来。

     “既然你这么爱她,愿意为她做什么呢?我能做的就是供奉应神,你需要供奉一尊怎样的应神?”

     我估计他想要的应该是一尊能让他“冷静”或是让对方能与他“互动”效能的应神。然而禽兽的要求真正让我开了眼界,他想象力之丰富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他掏出一包中华烟散了一支给我,点着后他深深吸了一口道:“这话如果不是雪叔和我说的我也不能信,大师,这件事真要请你帮忙了,无论多少钱我都愿意花,只要你能帮助我。”

     “你放心,只要是力所能及,我一定帮忙,但是你也得想清楚供奉怎样一尊应神,需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应神属于法神,一旦供奉不得当,是要出事儿的。”

     禽兽叼着烟脑袋凑近我神神秘秘的道:“大师,我是这样想的,我呢说实话哪方面需求确实强了点,估计和我身体有关,本来身体素质就好,又练了十几年的健美,所以男性荷尔蒙肯定比一般男人要旺盛,身体的需求这是没法控制的,否则憋的时间长了肯定要出问题您说我这番打算对吗?”

     “没错,确实如此,所以呢,你想怎么办?”

     “我呢想要供应一尊既不压抑自己,又不会让对方感到害怕的应神,这没问题吧?”

     “我理解你的意思是供一尊提升对方要求的应神对吗?”

     “那不可能,对方的身体经不起我折腾,配合时间长了肯定要出大事。”讨投豆号。

     “那我就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我和她如果在一起了,我肯定不能像没女人时那样胡天胡地的乱来,必须得一心一意的跟人家过日子,但我又不能把她作为唯一的泄欲对象,否则肯定会伤害她的身体,我供应神就是想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这可不太好办,你要是为了猎艳,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又不能和别的女人有接触?难道你是要降低需求?”

     “那肯定不是的,没事儿降那玩意干啥,我也不想当太监,我的意思是既可以不出去寻花问柳,又能和漂亮女人天天在一起,还不伤害我的女朋友,所以我需要的一尊能同时满足我三个愿望的应神。”

     我这才算是明白他的想法,想到这儿我点头道:“知道了,不过你这个要求确实有点复杂,我没法立刻答应你,得问问情况才行,而且这个费用可不低,至少五十万起。”

     “钱都不是问题,只要你能把这件事搞定就成。”

     “我估计问题不大,但话也不敢说满了,这样吧你等我消息,如果能搞定我第一时间联系你。”

     “成,事成之后除了本来的费用,我再给您两万块辛苦费。”

     “那就是你不懂供奉应神这行了,我们这行是严禁多收一分钱的,否则肯定会倒大霉。”

     “哦,这还真是童叟无欺,一看就有高人风范。”他笑道。

     又聊了一会儿我们便各自离开了,回去后我就给北湾那边打了电话,说了禽兽的需求后我问道:“您说这活儿能接吗?”

     “只要是人提出的需求,切合实际的我这里都没有问题,过几天我就把应神给你发过去。”说罢他就挂了电话。

     我心里不免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应神能满足禽兽这样三个愿望?

     于是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度日如年的过了三天,终于应神驾到了。

     这尊应神摒弃了以往基本都是以小体形方便携带的特点,颇大,而且极其的沉重,看材质应该是用树墩做的,做成后表面刷了一层黑漆。

     从外形来看这有点像是“坛子上摆了颗人头”的雕刻工艺品,下半身和酿酒的瓦缸形状完全一样,瓦缸口则是一个五官模糊的人头像,也分辨不出男女。

     而这尊应神的名称也很有意思叫“缸女”,整尊法相又重又滑,禽兽找来五名练健美的年轻人才把缸女抬走。

     “五十万,五天之内必须打给我,否则我们都会有麻烦。”

     “大师放心吧,我今天就把这事儿办了。”

     随后我告诉了供奉“缸女”的手段和禁忌,首先这尊法相不能和女人共处一室,供奉它的房间内绝对不能进女人,包括新生的女婴,或是老死的女尸,只要是女的就不能进。

     其次房间的建筑风格必须按照最传统的中式内设来做,什么欧式、地中海这类时髦的“异域风情”概不能用。

     其次房间的木柜里必须摆放超过十个以上的红兜,必须得是红绸布做的,兜兜表面绣以鸳鸯戏水图。

     第三房间里不能摆放法器,不能供奉神像。

     第四如果想要“泻火”必须得在夜晚十二点之后进入供奉“缸女”的房间,只可单身一人进入。

     听了我叮嘱的四条,禽兽是一迭声的答应,真是激动的浑身发抖,我不免暗中好笑,这人真是白长了一副顶天立地的身家子,其实不过就是个好色的猥琐之徒。

     说实话我对他的印象差到了极点,真心不想见到他,于是找辙把他支走了。

     接下来就是一件真正的大事发生了,慕容御的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

     当时他年仅十四周岁。

     他们那儿的风俗是男孩十二天办酒席,当天慕容御在临江最大的酒店里包了场,到场祝贺的人不下两百人,真是高朋满座,绝大多数都是“江湖中人”,个个面容凶悍,体格强健。

     慕容御没有亲人了,而女方家里的人没一个过来,这也不能怪他们,换个角度想如果我女儿找了这么一个当老公,我肯定也是断绝父女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