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竞争模式开启。
    吴有生叹了口气,表情颇为尴尬道:“几位都是世外高人,一些世俗的话本来不想当着你们面说。”

     “这话你一定要和我说清楚,这人究竟是谁请来的?”

     “唉,这么大一个公司。当然不会只有我一个副总,职场江湖,竞争激烈,混到我们这种地步。想要再上一步,那是难上加难,所以出了这么一件事之后几位副总都憋着劲想要在董事长来之前把事情搞定,两个月前去北湾述职,圆桌会议上董事长透露了他希望用特别手段解决这件事的希望。我和另外一位副总就留了心,结果被对方捷足先登,找到了一支专门修庙的施工队。”

     “所以我们是你第二时间找到的?”宁陵生道。

     “是的,可我不是有意怠慢,当时并不知道您。”

     宁陵生摆了摆手道:“这没什么可见怪的,我只是没想到另一支工程队也进入了。”

     “宁先生,我全仰仗您了,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件事如果被对方先一步搞定了。那我可就被人踩到脸上了,宁先生,我只是一个俗人,办任何事都是以庸俗的念头为主要出发点,希望你能理解。”

     “我能理解,人都有**,这不是缺点。”说到这儿他顿了顿道:“你不想被人踩在脸上,我也不想,所以咱两精诚配合,绝对不能输。”宁陵生道。

     听了这话吴有生立马就激动了道:“只要有您这句话做底,拼了命我都不怕,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修庙?”

     “修庙?我没说过要修庙啊?”

     听了宁陵生这句话吴有生十分愕然道:“不修庙?我请您几位来就是要修庙的,姓陆的人来也是为了修庙,这可是老板的意思?”

     “所以你们谁先把庙修起来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是啊,说白了我们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讨好老板吗?他想要修庙我们自然就要在这上面下功夫了。”

     “你们这不是解决问题啊,而是要比赛谁修庙修的快。”王殿臣道。

     “那不管。我请几位来的目的就是修庙,咱们一定不能在这件事上输给对方。”

     宁陵生突然呵呵笑了一声,但并没有说什么。

     “这事儿很好笑吗?”吴有生道。

     “你得所作所为让我觉得非常好笑。”宁陵生毫不掩饰他对吴有生的不满。

     “你……”吴有生顿时就毛了,但好在他忍住了后面的话没说。

     宁陵生走到他面前一字字道:“吴总,我这个人绝不和白痴合作,所以你最好不要表现的太像个白痴,否则别说踩人脸,你被别人踩脸的机会都不会有了。”说这番话时宁陵生真是霸气,吓的吴有生满腹怒气顿时化为乌有,整个人的状态立马从愤怒转为极度畏惧。

     随后他带着我们径直去了宾馆,开了三间屋子准备休息一晚,明天早上上路。

     洗过澡后我正准备抽支烟睡觉,就听有人敲门,打开后只见吴总就像是掉进水里湿了毛的公鸡,耷拉着脑袋毫无精神的站在门口,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事儿来这儿。于是让他进屋道:“怎么了?”

     “我就是来问问情况,宁先生没有生气吧?”

     “不知道,宁哥心思是没法从脸上看出来的。”

     他懊悔的道:“我是真不知道深浅,居然教宁先生怎么做事,真是吃饱撑糊涂了,兄弟,你帮老哥哥美言几句,我不会……”

     我丢了一支烟给他道:“吴总,你别忙着自我检讨,说句直白点的话,宁哥是不会和你这样的人一般见识的,我不是说他看不起你啊,我的意思是你的心思他能理解,所以你也别担心,如果你愿意配合,他一定会帮助达成心愿,可是如果你不信任他,或者你想成为这次行为的主导,那我建议你换一队人马来做事。”

     “我从没想过自己有本事在这件事里做主导,一切全凭宁先生做主,刚才我真是昏了头了,兄弟,美言几句,请你一定为我美言几句。”

     看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心中只有厌恶与对死者的惋惜,这些死亡的人命运已经可怜到极点,死后却还被人当成往上爬的台阶,简直悲剧到了极点。池来吐血。

     不过吴有生这种人世间一抓一大把,你可以看不起他、鄙视他、但这种人就是组成芸芸众生最普遍的一群,这些人能力平庸却能凭极细的心思一点点讨好上司,爬上高位,然而就是这种人坐稳高位后却每天惶惶不安,生活在恐惧中,总觉得随时会因为真相暴露而损失到手的一切,所以他总是在不断寻找巩固权力地位的方式和手段,一旦找到会不惜一切代价做成。

     当人沦为钱财和权利的奴隶,无论他拥有多少财富或是多大的权利,他永远都是个奴隶,吴有生就很好的诠释了这种人。

     看他都快给我跪下来了,我知道是无法推脱的,于是带着他去了宁陵生的房间。

     “宁先生,千错万错就是我的错,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宁陵生道:“吴总说过了,这里没有大人小人,我们都是一群普通人,蝼蚁一般的芸芸众生。”

     “是的,我回去后也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不该影响你做事,毕竟在这行里我根本什么都不明白,没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您就当我一时犯浑,千万不要与我计较?”

     “我没那么多的时间和人生闲气。”说罢宁陵生微微一笑道:“我和你打个赌,如果姓陆的开始修庙,不出十天他就要停工。”

     “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吴有生好奇的道。

     “现在还无法说个究竟,这只是我的一种推测,但我觉得自己的推测应该**不离十,所以看结果吧,让他们先修庙。”

     “万一要是庙修起来了呢?”

     “修起来也得塌。”宁陵生言之凿凿道。

     “大师,您是不是看出门道来了?”吴有生连称呼都改了。

     宁陵生皱了皱眉头道:“对我千万不要用大师这样的称谓,这是在骂我。”

     “记住了,保证不再忘。”他立誓道。

     “我建议这两天就别动了,静观其变。”说罢宁陵生凑到他面前道:“我保证你会看到一出大笑话。”

     “好,我听您的。”

     于是我们取消了第二天返回临江的计划。

     按照宁陵生的判断,姓陆的会立刻开展工程,抢修一座镇风水的风水庙,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着看他们笑话。

     但笑话没等到,我却等到了一场麻烦。

     麻烦开始在第二天早上的早饭时段。

     宁陵生一般不怎么吃早饭,所以他起的虽然早,但不会去餐厅,而王殿臣一般都会睡到很迟才起来,所以早饭只有我一个人去,去了自助餐厅只见里面有不少人在吃饭,这宾馆生意还真不差。

     我捡了几片面包、水果、培根之类的食物,坐到一边正要吃喝,就见人影晃动,只见那个姓陆的瘦子坐在我对面。

     他倒是很客气道:“吃饭?”

     “是啊,来这不就是吃饭的,撒尿就去厕所了。”我特别烦他,恨不能一脚直接踢过去。

     他哈哈一笑道:“哥们说话挺有意思,说实话我注意你们已经有段时间,准备什么时候退出临江?”

     “操,你谁呀?”

     “很明显啊,被你们抢了利益的人。”

     “原来天下修庙的生意都是你们家的,你是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吹着牛逼呢。”为了表达对他的蔑视我边说边拿起香蕉咬了一口。

     只听跐溜一声滑响,我只觉得嘴巴里顿时充满了又黏又滑又腥又臭又咸的液体,四下顿时尖叫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