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养鬼之地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老乞婆。

     “怎么,你是要辜负我的好意?”

     在这样一个人面前任何方式的反抗都是毫无意义,甭说我,在我之前遇到的所有高手,包括鼠妖、上门阴、罗吉子、运动服等等。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所以除了配合她说的话,我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我只能在那人断了的头颈处沾了点鲜血,均匀的搓在两只手上。

     老乞婆满意的点点道:“现在可以召唤出上门阴或是鬼宝了。”

     “可是现在我们没有敌人?”

     “当你有了血掌之后就可以安慰鬼魂了,所以即便没有敌人,你也是安全的。”

     我心说既然如此刚才为什么不用残尸的血液,却要让上门阴把人冻起来?

     估计老乞婆的所为就是要杀光屋子里所有人,这种人的思想行为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所以也无需质问了,因为毫无意义,甚至有可能丢了性命。

     想到这儿我取出带着的项链,弹出了醒魂香。

     只见上门阴再度出现了,老乞婆的拐棍在地下轻轻的触动着,发出了铎铎轻响,只见上门阴绝美容颜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她可从来没有这样笑过,而且我又想到之前她冻住四人时的能量。只是一瞬间就将四具尸体封在厚重的冰壳里。

     之前她的冻气只能结成薄冰,只有持续不断的发招冰层才会越来越厚。

     毫无疑问,上门阴的能力在短时间内有了巨大的提升,这老乞婆不愧是养鬼师里出类拔萃的人物。手段确实高明。

     而上门阴这次再出现,她皮肤的颜色也已发生变化,微微泛出绿光,就好像被绿色的光线照射在身。

     而她的左手始终飘动着一团类似于寒气的气体,如果说之前每当她出现会带有一股寒气,那么现在则是彻骨的寒气。

     老乞婆就像是欣赏一件出自于自己手中的完美艺术作品,面带笑容不停的点着头。扔欢大巴。

     然而上门阴却毫不客气,抬手就将一团寒气朝老乞婆丢来,劲气十足的气团从地面划过时留下一道乳白色的冰道。

     老乞婆道:“好。”说罢挺起手杖点在寒气上,就听嘣的一声脆响寒气炸开,在空气中消失无踪了。

     随即上门阴抬起左手,只见一股股的寒气在她手掌中凝聚,随即一个晶莹剔透的气团出现在他的手掌中。

     老乞婆道:“别发呆,用你的手接触她的身体。”

     我也不知道该摸哪儿。想了想只能将手贴在上门阴裸露的背脊上。

     说也奇怪。之前和上门阴如果有所接触。所能感到的只是一片沁凉,然而当我手上沾血后再与之接触我居然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上门阴的身体。

     她光滑的肌肤,性感而突出的骨头,甚至我感觉到了她的心跳。

     此时的她除了身体温度偏冷,其余的与正常人无异。

     我心脏顿时咚咚狂跳,紧张到了极点,瞬间只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奇怪的是我满手的鲜血碰触到上门阴的身体后血液完全消失了,而她身上也不见有丝毫血迹。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当然仅限于肩部和部分背部,从心底里体会着她的美好,没有丝毫的龌龊念头。

     而当我的双手接触到她的身体后上门阴手掌中积蓄的那颗透明的气体圆球逐渐消失了,双手也渐渐平放在双腿边,甚至猎猎飘动的红裙都变的平静下来。

     我忍不住将自己的心脏缓缓贴在上门阴的背脊上。

     这个女人无数次救我于危难中,无论如何不会放弃,是我身边最忠诚的女人,在这之前所有人都说她其实根本没有知觉,一切行为都是出于怨魂的杀戮本性,但当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靠在一起时,我知道上门阴是有感情的,因为我的心能感受到。

     那一刻虽然我的心口冰冷,但是我的心里是滚热的,我终于实实在在感受到爱我女人的身体了,如果不是老乞婆就在眼前看着我两,我真想从腰后抱住她的身体。

     但这时我只能矜持,觉得她所营造的强烈气息逐渐平息后我松开了手。

     从背影都能看出上门阴似乎很是陶醉,她应该也是感受到了我的强有力的心跳。

     之后她再没有过激的行动,缓缓消失了。

     老乞婆道:“娃娃,真没想到你所养的鬼魂居然已经有了情感,你知道魂与鬼最大的区别就是魂无意识,鬼却有人的思想,所以养鬼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能让怨魂产生思想,上门阴既然能够爱上你,是因为她有了感情,有感情自然就有思想,这样的怨魂一旦变成鬼,极有可能成魇,到时候你可就是为霸一方的人物了。”

     我心中一喜道:“谢谢阿娘传授真本领。”

     “这是应该的,我说过要给你补偿,就绝对不会食言,养鬼师一门博大精深,手段千变万化,若是真的想要有一番作为,你还是差的太远,不过以你的年纪能有此手段也算是难得,后面的事情一切看造化吧,你我缘尽今日,望你以后一路走好。”

     我还以为她要继续传授我本领,没想到不过传授了一点粗浅功夫就要戛然而止了,我不甘心的道:“阿娘,咱们一门本领肯定不止这点,你的衣钵总是需要传人的,不如就交给我吧?”

     老乞婆咯咯尖笑道:“人养鬼本就是犯了天机,这其中的复杂和危险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你身附亡魂厉鬼这已经是夺天造化了,做人不可太过贪心。”

     想了想她又道:“其实我教你的这两门手法看似简单,却内有玄机,因为这可以提升鬼魂的能力,当上门阴和小鬼头的能力越发强大,你也就越发强悍,所以安心的将你身上鬼魂好好养成吧。”

     听这话的意思她是要我走人了,这也是我求之不得事情,于是我道:“阿娘,这四个人已经死亡了,接下来你的生活又该如何呢?”

     老乞婆咯咯尖笑道:“娃娃想的真是太多了,老不死的虽然年纪已老,但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这……”

     “没什么这个那个的,回去吧,若是有朝一日你能将养鬼术发扬光大,也就不枉我们此番相会了。”说罢她抬手一挥,我就觉得一股柔和但却浑厚的劲风扑面而来,随后我就像是被一团棉花包裹,腾空而起,一直飘到门外。

     落地也是十分轻缓,就像是有人将我放在地下一般,只见这是一处极为荒芜的草原,厂房建在一处土丘之上,院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锈迹斑斑,烂的不成样子的老式机械。

     走出院子外面则是一片极大的荒原,偌大的区域孤零零的竖立着这么一处破旧的厂房,黑暗的夜将此地烘托的鬼气森森。

     养鬼师确实应该住在这种阴森恐怖之地,才对应其身份。

     我也不知道路该怎么走,却也不想重新返回那片诡异血腥的养鬼之地,于是迈步下了荒山,漫无目的往前走去,也不知走了多远,终于上了一条铺满石子坑坑洼洼的破路,路面破损的坑洞里积满了脏水,我走上去就把一双鞋子给弄湿了。

     我暗中骂了一句,只能继续往前走了,不知走了多远我隐约听到一阵引擎轰鸣声,循声望去只见一辆破破烂烂的卡车朝我开来。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心里一喜,站在路中央连连招手,很快这辆卡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一辆老式的东风卡车,基本可以算是老古董了,随后一张下巴颏满是胡须模样粗鲁的脸从驾驶舱伸了出来,那人叼着一根香烟道:“要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