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毒虫蛊
    中午我再见到宁陵生时慕容御已经不在了,我这个人有点八卦心,就问道:“宁哥,小宝这次来是为什么?”

     “不知道,我没问啊。”宁陵生道。

     “这你都没问?”我不太相信。

     “小宝虽然年纪不大。但行事、思想、作风比很多成年人都干脆利落,我有必要操他的心吗?”宁陵生反问道。

     “这倒也是,不过你得劝劝他,我感觉这小子这次来搞不好会整出大事情。”

     宁陵生笑了道:“小宝天生就是一副麻绳皮,脆崩骨,这样的人是不会甘于平凡生活的,再加上他有一对螺纹掌,这三点有一样都是煞神之命,而他一人集齐了,小宝天生就是个煞神,让他过安稳日子?你在开玩笑吧?”

     “原来是这样。”我想了想道:“宁哥,麻绳皮、脆崩骨、螺纹掌是什么意思?怎么能看出来呢?”

     “麻绳皮是指人皮坚韧厚实,这种人皮肤大多呈暗褐色。表面看来十分粗糙,有斑点、水痘。脆崩骨指的是骨头粗大坚硬,脆崩骨看手就能看出来,一般手指头又粗又短、指关节粗大。关键皮肤上有老茧的就是脆崩骨。螺纹掌就简单了,十个指头指纹都是呈螺纹形状的一般脾气都很爆裂。而且喜好动手打人,很少有人能集齐这三种特征于一身的。”

     “所以如果这些特征集于一身了。这人肯定就会过刀头舔血的生活?”王殿臣道。

     “刀头舔血也未必,很多武术家就是煞神命,这类人也未必都混黑道,还有参军、包括一些特殊职务,有他们来做会比普通人要出色许多,可这类人一旦混了黑道,那就必然是黑道中的霸主。除非你有给他换命的本事,否则最好别阻拦他。”

     我一直以为宁陵生是纵容慕容御,今天才知道他早就看出了慕容御的本命。

     一个人可以对别人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不可能触及对方的底线,否则他就会强力反弹,甚至有可能会要了你的命,这是我从宁陵生那儿学到最重要的为人处世之道。

     之后我把那一对孪生姐妹来上班的事情告诉了他,宁陵生道:“以后酒吧的经营你不需要和我说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回去睡了一觉后我去了酒吧,到晚上六点多两姐妹结伴而来,穿着同样的衣服,楚楚动人,这要是把她两搁在前台,肯定没安生日子过。

     不过办公室里待了两美女,我也不敢进去了,说白了怕上门阴吃醋,别把这两人都给我冻了,于是晚上都在前台,过了十点钟酒吧生意好的爆棚,我正看得高兴,来了一个推销啤酒的,和我说他的啤酒如何纯正,做工如何精良,价格倒也适中,我就让他弄一杯来尝尝味道。

     金黄色的液体倒入扎啤杯我喝了一口只觉得麦芽香气浓郁,我和那人道:“你先送三桶过来,卖完结账啊。”

     “没问题。”他乐呵呵的道。

     之后我去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后正打算继续喝那杯没喝完的原汁啤酒,却发现摆在吧台上的杯子不见了,当时我也没有多心,还以为是服务员给倒了,可是到了下半夜我肚子开始痛了,而且是绞痛,撑了一会儿实在撑不住了,于是我和王殿臣说先回去休息。

     回到宾馆简直同不能忍,我只能趴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我忽然觉得衣服里面似乎有东西在供。

     这可吓得我寒毛直竖,打开灯脱了上半身衣服猛然就见一指多长的红色蜈蚣掉了下来。

     我吓得赶紧一脚把蜈蚣踩成稀巴烂,可是还没等我想明白蜈蚣是如何爬进我衣服里,就见肚脐眼的皮肤上明显出现了一道蜈蚣爬动的痕迹,接着又是一条一指多长的蜈蚣从我肚脐眼里钻了出来。

     蜈蚣从我身体里钻出来的场景虽然骇人,但我并没有那种血肉被扯裂的据痛感,而这蜈蚣从我身体钻出来后,我腹中的绞痛感反而好了很多。

     但这种事也实在太吓人了,于是我赶紧去敲了宁陵生的房间门,他打开门我着急忙慌的的走了进去,因为过于惊恐话都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还没把事情说周全了,猛然就见小腹皮肤下又隆起一条蜈蚣的形状,接着我两清楚的看着这条蜈蚣移动到我肚脐眼的位置,接着一对黑须晃动,暗红色的大蜈蚣又钻了出来。斤反他才。

     我恶心的直跳脚道:“宁哥,我被人下了手段了。”

     蜈蚣掉落在地后正要爬走,只见银光一闪,宁陵生以针灸所用的银针刺穿了蜈蚣身体,接着把它挑了起来,他仔细看了看道:“你被人下蛊了。”

     “我?别人下蛊了?”我张大嘴巴道。

     “是的,这叫毒虫蛊,先是蜈蚣,然后会是别的毒虫,到最后甚至有可能钻毒蛇出来。”

     我一听简直都懵了,差点没晕过去道:“这缺德的为什么找上我?”

     “蛊师从来不会主动招惹别人,所以一定是你得罪了人,此外今天你有没有遇到莫名其妙的人和事?”

     “没遇到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啊。”转而我就想到了那个买啤酒的,不解的道:“难道是他?”

     “谁?你仔细说说。”宁陵生话音未落又是一条蜈蚣钻了出来。

     “宁哥,简直太恶心了,我要死了。”我是真慌了,不但慌张,也怕到了极点,这些蛊师简直太邪恶了,居然能在人的身体里种虫子。

     “你先别慌,把之前遇到的事情仔细说一遍,有我在你别怕。”说也奇怪,听了宁陵生这句话后我慌张至极的情绪突然间就平稳了下来。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因为我相信他,所以我相信他,而他的一句话就会对我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

     “就是那个卖啤酒的,这人出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是莫名其妙,而且带走了我喝酒的啤酒杯。”

     听了这句话宁陵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道:“这个啤酒杯就是他给你下蛊的介质了,所以这个卖啤酒的就是蛊师,这人很有目标性的找到你,所以肯定是马琳找来报复你的。”

     “这个臭女人,早知道我就该弄死她。”我咬牙切齿的道。

     “这种事情不是打打杀杀就能解决聊得。”

     “那该怎办?难道我还得去求她救命?她肯定不干的,这个臭女人就是想要我死。”

     “她想要你死,蛊师也不会下极端的手段,否则你的五脏六腑早就被毒虫掏空了,这是给你苦头尝,让你知道他的厉害。”

     “这女人还真能给她找到这种人,真是见鬼了。”

     宁陵生道:“学成好本领,卖与帝王家,人拼死拼活的学本事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既然有人愿意花钱,自然就有人愿意接招,这不足为奇。”

     “宁哥,我该怎么办?”说话间又有几条蜈蚣钻了出来,给宁陵生用银针钉死了。

     “你先别慌,法术自有破功之法。”说罢他去浴室里放了一缸热水,接着洒了一些御洗盐在水里对我道:“先下去泡着,虽然无法根除,但能暂缓。”

     我脱光衣服泡进盐水里之后宁陵生就离开了,十来分钟后再回来拎着两只器宇轩昂的大公鸡,放在屋里后他再度离开了。

     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只能在焦急中渡过了漫长的大半天时间,他再回来后带了一把菜刀,当着我的面将一只公鸡的头给斩了,鸡血全部淋入浴缸中,随后他又剁了一只鸡头,让我张嘴,饱饱喝了一肚子的生鸡血,恶心的我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的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