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0、双蛇分队
    “老吴啊,有朋友来看你了。”会计道。

     中年男子没有丝毫反应。

     “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姓名,所以都叫他老吴,意思是无名无姓,上一任村支书说老吴是战斗英雄。虽然县里面没有关于他的讯息,所以也无法认证,但我们农村人要守本分,有战斗英雄来咱们村子,就得照顾好他。”

     “既然你们找他时,老吴连话都不能说了,又怎么会知道他是战斗英雄呢?”王殿臣不解的道。

     “他浑身都是伤口,人就像从血水里捞出来。而且他手上臂上有标记的。”说罢会计走到老吴身边道:“老吴,你别紧张啊,咱给人看看你的勋章。”说罢他撸开老吴右手的袖子,只见老吴的胳膊上纹着一条五彩斑斓的蛇,这条蛇昂扬抬首吐着信子。

     “当年那场战斗在大凉山脚下有很多同志牺牲了,那片区域成了无法攻克的诡地,老支书说战斗打的最激烈的时候成排的牺牲战士往下抬,但就是没法往山上多走一步,最后被逼的没办法,甚至都准备放弃攻克大凉山阵地,后来上面又调来一批士兵,三十个人不到,也就是一个排的兵力,这些士兵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武器,只是身上背个包,而且年纪看起来也都有三四十岁左右。因为他们双手都有蛇的纹身,所以番号就是双蛇分队。就是这批人直接冲进了牺牲几百人都无法前进一步的大凉山内。”

     “他就是双蛇分队的战士,这是我们当地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只是上级政府并不知道双蛇分队的编制归属,而且经过了解也没人知道这支分队所在的军区,所以这件事最后居然成了谣传。”

     “派遣他们的首长呢?这些人总该知道内情?”我恼火的道。

     “问题就出在这,当时负责指挥大凉山战役的最高总指挥在战役没结束时就突发疾病死亡了,而他手下的军官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双蛇分队的,所以老吴就成了没人管的英雄。 平板电子书”说到这儿会计无奈的叹了口气。

     之前我对于这个村子的人是有偏见的,我觉得这里的人野蛮不讲道理。和原始人差不多,但是通过他们照顾老吴多年这件事上看,当地人是很讲义气的,他们不会辜负对自己有恩的人。

     “那你们陪着老吴聊会儿,我还有事。”说罢会计和东方叔起身出去。

     我伸手在老吴面前晃了晃,只见他瞪大大的眼睛一动不动,就行被固定住了,甚至连眼皮子都不眨动一下。

     “大叔,您能听见我说话吗?”

     老吴还是毫无反应反应。

     “大叔,我们是部队来的。来慰问您。”王殿臣大声来了一句,妄图用这种方式刺激他曾经的记忆。

     但老吴依旧是毫无反应。

     “他不是傻了,他是成植物人了。”王殿臣小声道。

     “是啊,看来是问不出林子里的情况了。”

     “其实林子里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事物,不就是那个黑衣老道和老仙吗,我们就在石碑后面待着不就成了,那里距离黑衣老道的地盘还有段距离呢。”

     谁知道王殿臣这句话刚出口,犹如死人一般的老吴呼的一声坐直了身体,他似乎是很急促道:“老道、老道、老道……”翻来覆去的说这句话,说到后来满嘴的口水滴答而下,但还是不停的说,就像魔怔了似的。

     “坏了、坏了,老吴出事了。”说罢王殿臣就要去喊人。

     我一把拉住他道:“别急,老吴既然对老道两字有反应说明他对于外界不是没有感知的,他能动就是好事。”

     说罢我想了想道:“大叔,你不是部队的人,而是道门中人对吗?”

     老吴抬起腊黄的脸朝我怔怔望来,片刻之后他嘿嘿傻笑道:“道门中人、道门中人……”随后就翻来覆去说这四个字,口涎横流。

     我将王殿臣拉到一边道:“大凉山那地儿是被道门中人摆平的,只是道士不愿让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用军人身份掩盖了真实身份。”

     “这么说老吴其实是是个道士?”豆休纵技。

     “十有**如此。”我道。

     “那他和林子里的黑衣道人是不是一起的?”

     我想了想道:“当时我和黑衣老道聊天的时候他曾经说过在黑木林里生活了有四十多年,按照这个年数推选,中越战争的时候他就在林子里呆着呢,所以和老吴说不定认识,而双蛇分队踏足的区域就是大凉山山脚,也就是老仙的地盘。”

     “这么说双蛇分队曾经打败过老仙?”

     我看了老吴的状态道:“具体情况就不得而知了,但好消息是如果我们能活着从密林中出来,有把握替老吴找到他的门派,英雄不应该被埋没。”

     下楼后我们说了老吴的状况,会计道:“不用紧张,他有时候就是会翻来覆去说一句话,说累就睡觉了。”

     “他的身份我可能已经掌握了,这些天我不在村子里,等我们回来就着手找老吴的家人,但愿能帮到他。”

     “那就太好了,说实话英雄好汉沦落到这份上是我们这些后辈人的缺憾,希望他晚年能有个好的归宿。”会计道。

     “好,等我们回来这件事一定办好。”

     “边哥,谢谢你能帮我。”路上王殿臣道。

     “咱们就别客气了,我有事你也会帮忙到底的。”

     回去后馒头居然还在帐篷里待着,无论我们如何劝它,馒头就是一动不动。

     宁陵生用刀将帐篷划开,将支撑帐篷的支架拆开指着馒头的身体左侧的一块血迹道:“它受伤了。”

     我倒抽一口冷气,以馒头坚硬如铁的身体居然受了伤,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们打来水替馒头清理了身体的污渍,伤口是宁陵生处理的他道:“我看殿臣昂扬激愤的态度,你们两大概已经想好接下来要做的事了?”

     在宁陵生面前是没有任何瞎话可说的,我道:“我和殿臣决定还是要帮一次,希望它能恢复本态,它应该是猛兽中的王者,而不是畏首畏尾的骟狗。”

     宁陵生并没有阻拦我们的意思,点点头道:“你们打算返回无界碑对吗?”

     “是的,就算有危险这件事我们也要做到底,殿臣说了,馒头是他家人。”

     “也是我们的家人。”宁陵生点点头道。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了。”

     “嗯,那里面的状况肯定不会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黑衣老道也好、老仙也好,偌大的区域不可能就他们两个,这两人代表的应该是两股势力,黑衣老道是道门势力,老仙是玄门势力,我预感这两人都不是好人,所以你们要千万小心。”

     “宁哥,如果我们没出来……”

     “秦边我没你那么悲观,事情没做时候一定要做最坏打算,但当你真的去做了说明你觉得一切后果你都可以承担,到这份上反而要想的好点,所以别说不吉利的话,而这次不管是对于馒头,对于你们也是一次历练,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带着康复的馒头平安归来。”

     “宁哥,我们一定不负众望。”

     宁陵生点点头取出一把青铜所做的短剑交给我道:“这把剑是神火剑,与任何干燥的物体摩擦就会产生烈火,在密林中生存火是最重要的生存元素,打火机这类物品会受气候、环境影响,但神火剑不会,而且这把剑还可以防身,你带在身上。”

     我接过短剑道:“谢谢宁哥了。”

     宁陵生道:“馒头现在浑身乏力,你们做一副担架把它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