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6、狼人 为慧慧呀大皇冠加更
    狼人和狼最大的的区别就在于体型。

     狼在犬科动物里并不是靠强壮闻名,相反它的体型力量并不占优势,所以狼的优势在于团队配合与个体的灵迅敏捷。

     但狼人的体格是极其强壮的,从人化为狼人形态之后除了提醒暴涨了至少一轮,胳膊、腿粗的几乎堪比成人的腰。大块肌肉虽然覆盖在毛下,但依旧是看的清清楚楚,他们移动的速度虽然快的令人目不暇给,但其实身体沉重,没跑动一下,就会有一股明显的震动传来,甚至地面碎落的小砖头都会被震得一下下跳动着。

     这种动物的奔跑时产生的力量可想而知。讨刚叼弟。

     然而赵刚依旧是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两头强壮的狼人夹着一股强烈劲气跑进身前。

     强烈的劲气甚至将他嘴巴上的雪茄烟火头吹的红光烁烁,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在即将靠近时,狼人一跃而起从高处扑击而下。

     赵刚伸手就掐在两头狼人的喉管处,强大的前冲力对他似乎根本不起作用,赵刚半步未退,但我清楚的看到他的脚硬生生踩入了水泥地面中,脚旁四周崩裂的水泥碎块被震得向上飞起后却又被三股强大的力量撞击后产生的气动波吹的四散射出。

     我暗道:不好。抱着冬儿转身蹲到,随后就觉得背后一阵密集的击打。疼得我几乎要麻木了。

     我清楚的感觉到其中有两颗石子射入了我腰部。

     当皮肤表层受伤时你会觉得剧烈疼痛,而当物体穿透表层进入体内,痛感反而不会那么强烈,只觉得伤口一阵酸软。随即受伤的部位就会产生一种麻木的感觉、肿胀的感觉,其实并不是很疼。

     但力道不能压在伤处,否则就会产生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感,所以我没法继续蹲着,只能是坐倒在地,把重量压在没受伤的部位,这才看到石子不但从我腰后射入,居然从我腰前穿了出去,所以我收了个贯通伤。

     前后一起流血,而且是一股股往外涌。

     我只能勉强用身体挡在冬儿身前道:“你一定要躲在我身后,千万别出去了。”

     “叔,你受伤了。”

     “我知道,你没受伤就好。”我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此时两头狼人脖子被掐住后对着赵刚的身体一阵乱刨,然而奇怪的是他身体受到的伤害眨眼间裂开的血肉就会复合。

     赵刚居然有伤口自愈的能力。那就奇怪了,一个拥有自愈能力的人。他为什么会有满身的伤疤?

     只见三人僵持片刻,赵刚双臂一抖,便将两头强壮的狼人远远丢了出去。

     这下他用了暗劲,狼人先是狠狠撞在通道顶部,之后摔在地下。

     估计是撞的不轻,两人在地下挣扎了一下居然没起来,歇了会儿才翻身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似乎还有些晕,而赵刚依旧只是稳稳的站在那里。

     狼人肯定是变身后的能力最为强大,然而他连动都没动就把两头强壮的狼人打的毫无办法,能力之强大可见一斑。

     过了一次招后那两人明白了凭自己绝不可能是赵刚的对手,索性恢复了原本的形态,这次是躶体了。他们从带着的包裹里取出一套运动服穿在身上,之后两人没说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赵刚这才对身边站着的年轻人道:“打电话给医院,咱们这儿有人受伤了。”

     按在伤口的手上已经满是鲜血了,而我心里想着的确实如果上门阴能出现,那么我的血就不至于白流了。

     走到我身边,他又点了支雪茄塞在我的嘴里笑道:“你放心吧,郑队不会有事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连说话都会感觉到疲劳,身体更是一阵阵的发冷。

     “相信我,对于这些人我比你了解,他们抓走郑春雷是有目的,所以绝不可能杀了他。”

     “这些人是轩辕家族派来……”我转而一想不能让冬儿知道自己是被暗杀的对象,便转而道:“这些人是来办事的对吗?”

     赵刚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没错,这些人是我曾经的手下,真没想到天伐战队居然堕落到这种程度,连个……”说到这儿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么你是来保护他的?是老刀让你来的对吗?”

     “老刀?”他有些不解。

     “就是之前一直保护孩子的人。”

     “哦,我并不知道这个人,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命令实在太过分了,我不能接受。”说到这他叹了口气道:“天伐战队是存在上千年的一支特别行动小组,我们被轩辕家族分派到世界各个角落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能进入这个战队的都是部落里最强大的勇士,所以这曾经是狼人身份与荣誉的象征,但是这些年我们使命突然变了,我们从勇士、战士变成了杀手,那种天生而来的极强荣誉感瞬间崩塌的痛苦,甚至一度让我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如果我不脱离这个家族,我会发疯的。”

     理想的破灭对于无理想主义者而言就像吃过了要上厕所那么简单寻常,但在理想主义者的心里那就是天的崩塌,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我能理解赵刚的痛苦,但我现在也是非常痛苦的,万幸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临上车前我拜托他一定要把冬儿送去慧慧家,赵刚道:“你放心吧,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他,所以绝不会让人伤害他。”

     于是我又去了医院被抢救,由于失血过多,我不但冷而且觉得十分疲乏,很快就昏迷了。

     当我再醒来时第一眼见到的就是王殿臣。

     看到我醒了他精神一震,笑道:“边哥,恭喜你荣膺整个施工队住医院次数最多的选手,你以一次又一次的受伤住院次数将第二名牢牢摔在了身后,成了我们这儿当之无愧的住院第一名,请问对于这个特殊容易你有什么需要告诉支持你的粉丝。”

     我忍不住笑了,顿时觉得伤口处剧痛,忍不住“唉吆!”一声道:“我现在最想说的是把你小子一脚从窗口踢出去。”

     “很感谢你的祝福,对此我想说的是你这样脾气,住院其实一点不亏。”说罢他自己笑的都直不起腰了。

     “让他好好养伤吧。”宁陵生的声音传来,随后他走到我床边道:“感觉还好吗?”

     “还成,我这也不是大不了的伤势,只要没死就不会死了。”我笑道。

     “嗯,小雪和慧慧来看你了,刚刚到的。”

     “啊,小雪来了?”我震惊的道。

     “是的,你们先聊着我和殿臣有事要办。”说吧宁陵生带着王殿臣离开了。

     随后我就见到穿着一身牛仔长裙的雪惊秋和穿着真丝吊褂,紧身牛仔裤的慧慧走了进来。

     我顿时就激动了道:“你、你两来了。”

     “是的大英雄,你都勇敢到这种程度了,我们当然要来膜拜了。”慧慧站在我床边笑着道。

     “嗨,别给我戴高帽了,救下冬儿的不是我,整件事里我负责的就是受伤。”我自嘲道。

     “这件事我听冬儿说了,如果不是你他可能早就被那两人抓走了,而且这两颗石子如果没有你挡在他身前,这孩子中招的部位就是心口了,所以这次你真的很英勇,必须表扬你噢。”说罢慧慧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应该的,谁遇到这事儿都不能干看着,不能让孩子受到伤害。”

     “姐,不是你说要来看大英雄的,现在见到面了你又不说话了?”慧慧故意装糊涂对小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