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5、真假林怀民
    说到这儿林怀民笑道:“他还挺有意思的,出了这事儿之后还做了自我防卫的准备,藏了一把菜刀在自己的屁股下,以至于保姆中午过来做饭找不到菜刀,只能用削水果的小刀切的菜,其实陈真可以离开。只是他担心从路上会有危险,甚至会给自己父母带去危险,所以并没有对保姆透露自己遇到的事情。

     等保姆走后他再也没有勇气靠近窗口,甚至连落在窗台上的小鸟都会让他感到一阵心悸。

     到了夜晚他根本不敢合眼,因为他担心凶手会随时出现,杀了自己灭口,可是后半夜困的实在无法坚持,他还是在轮椅上睡着了。

     我摇了摇头道:“这人胆子也是够小的。”宏亚有才。

     林怀民道:“是啊,不过第二天当他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卧室里的天花板,轮椅居然停在他床边,这一下差点没把他吓尿了裤子。夜里明明坐在轮椅上,而轮椅停在卫生间的墙角边,可早上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还不算,椅子上的菜刀也消失不见了,一直就没关的电视也被关上了。”

     陈真坐上轮椅摇到了电视机旁,他希望是电视出了毛病,然而很快他就看到了被拔下的插头,电视不但被人关了,插头还被人拔下,以他受伤的腿脚根本不可能支撑身体拔下电视柜后的插头,何况这插头插了几年从来就没拔过。

     这一切都让他内心本已存在的恐惧无限放大,正在这时他猛然发现一个身着青衣的人悄无声息的从他身边走过,陈真吓魂飞魄散但还是看清来人是他家的保姆,短暂的镇定后陈真问保姆是如何进来的。因为昨天晚上他清楚的记的门是反锁了。

     “你门开着呢,我不就这么进来了?还以为你看到我了。”保姆说话时厨房里又响起了清晰的斩菜声,不等陈真提问。保姆先发问道:“菜刀你找到了?我昨天厨房翻遍了都没找到,究竟放哪了?”

     这随便一问的话对于陈真来说却犹如炸雷一般,轰的他晕头转向,而巨大的恐惧感也让他胃部产生了不适应的症状,他想吐,把所有的记忆吐出体外。

     当保姆走后,陈真觉得自己已经生活在了巨大的危险中。房间里的黑暗处似乎全都闪烁着一对对凶恶诡异的眼睛,他已经无法忍受,简直就要疯了,于是立刻找到林怀民留下的名片,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询问他安排的警员什么时候到位?因为他确定凶手昨天晚上已经进了他的房间。

     说到这儿林怀民又点了支烟道:“你知道吗,整个案子发展到这里才算是进入主题。”

     “这话怎么说?”我不解的道。

     林怀民咳嗽了两声继续往下说去。

     “陈真?我什么时候答应安排警员去你那儿的?”林怀民忽然问了一句让陈真摸不着头脑的话。

     “您是林队长吗?”

     “没错,可我根本不认识你,也没有下过类似的命令?你确定自己没找错人吗?”

     陈真握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他终于明白昨天找到自己的两名“警员”根本就不是警察,或许他们就是凶手,来这里是为了套话的。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真是来套话的,为什么不杀了自己,而是要在之后故弄玄虚呢?难道只是为了吓唬自己?那可真是太无聊了。

     他正想的出神,林怀民却有些不耐烦了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您别挂。我有重要的事情找您,昨天有人冒充您来到我家里套取线索信息。”

     “线索信息?”

     “就是桂花园1802号房的凶杀案。”

     “稍等,我查查资料再说。”过了好一会儿林怀民才道:“没错,是昨天发生的案子,不过负责这起案子的人不是我。”

     “可是凶手冒充的人是您。”

     片刻之后林怀民道:“我这就去你那儿,到时候我会敲门三下,证明就是我到了。”

     林怀民来的速度还真不算慢,五分钟后陈真家的大门被敲了三下,陈真立刻开了门,只见一个肤色黝黑,身材并不算高的人头戴警帽站在门口道:“您好。”

     陈真立刻听出他的嗓音和电话里林怀民的嗓音不一样,正打算关门对方一把按住大门笑道:“人都已经来了,至少得请我去屋子里坐坐吧。”

     陈真心知不妙道:“警察马上就会过来,你别乱来。”

     “谁说我要乱来,你又怎么知道警察马上会来?难道你就确定名片上的号码真是林怀民本人?”

     这人一句话问的陈真哑口无言,他暗中连骂自己白痴,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到,犯罪人给的名片能是真的吗?自己为什么总干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想到这儿陈真真恨不能想抽自己嘴巴子,然而一切都已来不及了,这人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朝屋里走来,已成为待宰羔羊的陈真正打算做临死前的最后一搏,大声喊救命。

     忽然见到矮子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名身高体壮的黑衣男子,他一把抓住矮子持刀的右手往后一板,接着将矮子的脑袋在门框上撞了一下,两下动作瞬间完成,对方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便晕了过去。

     陈真将要喊出的“救命”二字硬生生的停留在了嗓子眼里,那人走进了屋子道:“是你打电话给林队的?”

     到这份上陈真已经彻底晕菜了,他实在没有能力分辨到底谁是警察,谁是凶手,不过这人却很快打消了他的顾虑,只见他身后又走进来两名手持微冲,身着防弹衣的特警,黑衣人道:“我是刑警大队的刘传忠,是林队派我来保护你的。”

     “可我已经上了人当了,林队如何知道有人要来杀我?”

     “对方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潜入你的屋子,肯定会在你房里安装窃听设备,所以你打出去的每一个电话必然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下,但他们不知道其实警方在就在你房子里事先安装了窃听器材,所以对反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监视之下,这次是将计就计,我在这里埋伏,这人果然中招了。”

     听到这儿我道:“林队,你这脑子也是够聪明的,把这帮犯罪分子玩弄于股掌之间。”

     林怀民却并没有接腔,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刘传忠拾起犯罪分子掉落在地下的匕首只见弹簧刀很漂亮,木质刀柄上嵌入了两条金属材质的游龙,屋子里的光线并不算太好,所以隐约能看见龙身透出金色的光芒。

     而林怀民这次是“真真正正”的进入陈真的房子,坐在他面前道:“把你掌握的线索详细说一遍。”

     陈真按照他的要求仔细的“还原”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听罢林怀民道:“三人做的那件事情你确定没有看错?”

     “我的望远镜是天文望远镜,他们每一个细小的行为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关于这块我绝没有说错一个字。”

     于是林怀民对刘传忠下令道:“安排警力保证这孩子的安全。”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陈真拿出一台摄录机道:“这里面记着他们做的事情,你们应该能用得上。”

     说到这儿林怀民叹了口气道:“在路上我就看了摄录机里的内容,这三个孩子做的事情虽然我不懂,但估计不是正常人玩的游戏,当时联系你又联系不上,所以我就找了几个懂稀奇古怪事情的朋友过来帮忙看录像中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