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7、惊天消息 祝w-小舞生日快乐!!
    “我懂你的意思了,你觉得这批毒品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不是卢海洋,而是卢丽的男朋友的父亲?”

     “没错,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毒枭的女儿居然会被别人任意蹂躏,因为张辰晚的父亲才是真正的毒枭,而且我觉得那栋楼和它的开发商一样有问题。那三个孩子的死亡,还有陈真房间里取出来的监控设备,明显是事先安装好的,都是在墙裙之后,封住的水泥吊顶中,这里的房子都是精装修房,所以肯定是开发商提前装入的,问题在于开放商在房间里安装监控设备又为什么?”

     “是啊,他为什么要在每间房子里安装窃听系统?”

     “你知道吗,桂花园小区的购买者除了有钱人还有就是我的绝大部分同事都在这里买了房子。”宏亚有弟。

     “啊……你们都受贿赂了?”

     “当然没有,我们都是掏钱买的房子,只是价格和楼层相对而言更好一点。小区盖成后开发商就雇佣专门的销售单位去我们那儿进行了兜售,实话实说,性价比高的房子是人都想买,所以很多同事都在桂花园买了房子,而三名少年尸检的报告是他们血液中含有大量新型神经迷幻类药剂成份,而且三人口腔内都有对方血液存在留存,根据这些线索判断,三人极有可能是服用了毒品后产生幻觉,继而做出伤害同伴的行为。”

     “你的意思是他们再吸了毒之后互相咬破了对方的脖子?”我暗中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僵尸飞出来咬人那就成。

     “根据卢海洋交代的情况,这三人应该属于新型毒品的试用者,而桂花园有很大的问题,所以就对小区展开了重点排查,随即一场牵涉人员之光,被抓人员身份之特殊的行动随即展开。足足动用了近三百警力,才将绝大部分涉案人员带回警局。”

     “很快审讯工作就取得了重大进展,桂花园完全是为了贩毒而建的“基地”。开发商现在房子里安装了窃听装置,然后吸引我的同事来此买房,他们肯定会在自己的屋子里谈案情,所以用这种方式获得我们内部的消息,大大提升了贩毒集团的行动目标性。”

     “而且桂花园还有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用来存储毒品,而警方突破捣毁的所谓毒品工厂不过是这一贩毒集团的其中一座临时仓库而已。因为这里居住许多警察,所以也能起到麻痹警方的作用,不过经过调查所有买房子的警员与这一集团没有任何瓜葛,不过现在我的同事们还是主动退了房。”

     “而卢丽之所以会和张辰晚在一起,完全是因为自己父亲的撮合,其实她是非常讨厌张辰晚的,于是就用这种新型毒品药剂害死了三名年轻人。”

     “而卢海洋并不是毒贩,他只是一个不择手段,不分对错保护女儿的父亲,他承担了一切罪责想要保护自己仅有的血脉后人,但还是那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的一切做法全部成了无用功。”

     “这么说三个参与秘密贩毒的大毒贩子就这么全部家破人亡,锒铛入狱了?”

     “是啊,这一案子只能证明人有多贪婪,其手段就有多可怕,说实话我真佩服他们的想象力。这种缺德点子都能想出来,真是太不容易了。”林怀民叹了口气道。

     “恭喜你了,这可是天大的功劳。”

     “没什么可恭喜,这案子里还有个人被牵连进去,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谁?”

     “郑春雨。”林怀民静静的望着我道。

     这三个字对我而言无异于三颗暴雷响起在,差点没把我炸的跳起来。

     难怪他要把我找来,难怪他会如此这般详细的叙述一件看似不相干案件的每一个字,原来就是为了带出这个名字。

     我能理解他的谨慎小心,如果把郑春雨和一件贩毒案牵扯上关系绝对是需要异常小心的,道理很简单,他的弟弟是市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而他本人更是“华夏特种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千万不要简单的看待“特种钢”三字,这对应的可不是普通钢厂,这是具有国家级战略意义的特种钢研究生产区域,阿拉曼钢早已成了航空航天设备的专用材料,它能承受超级航空器在空中飞行时和大气摩擦时产生的剧烈高温,它能有效的增加航空器的飞行速度,而在一些别的领域它也能起到重要作用。

     所以决不能把郑春雨简单的理解为一个商人或是科学研究人员。

     他未必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但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之一,也就是在不久前郑春雨刚刚登上世界级人物杂志纽约周刊的封面,他被杂志封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五十位科学家之一。

     一个人如果特别重要,那就会产生巨大的价值需求,所以怀疑这样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贩毒林怀民必须得要小心翼翼,一旦猜测稍有偏差,他自己就会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光是他,如果我贸然参与了这件事,那么除了有可能会招惹上巨大的麻烦,还有一点是我不得不考虑的,那就是慧慧,这位姑娘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虽然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直不是很亲热,但这并不表示她记恨父亲,事实上那只是因为她善良的性格不想自己的养父伤心而已,她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肯定是有极深感情的,万一事实证明林怀民的猜测出现了偏差,那么我将彻底失去慧慧这个朋友。

     我两坐在车子里久久没有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道:“你把我拖进这件事里就是因为我和郑春雨的女儿私交不错?”

     “是的,案子查到这份上我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如果不继续下去,我愧对自己的职业和信仰,如果继续下去……”说到这儿他长长叹了口气道:“这其中的难处你应该是能理解的。”

     “当然能理解,不过你为什么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是怎样的线索让你有了这方面的联想?”

     “再缴获的资料里无论是书面的还是音频的都有郑春雨参与的线索,这个你放心,我不可能稀里糊涂的怀疑这样一位大人物,我绝对不希望出这个风头,不光是我,高层们都已是束手无策了,今天你看到的只是我,其实我身后还有市局和省厅的所有高层以上的领导全都以期盼的眼神看着你,只是他们不在现场而已。”

     我顿时倒抽一口冷气道:“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可别把我扯进去,今天这事儿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没和我说过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案情。”

     “秦边,请你明白这是一个艰难的案子,我知道郑春雨的身份特殊,其实没人想去调查这样一个当量的大人物,但我们之所以不敢放弃是因为正义和公理,如果他真是罪犯,即便我们证明了都会遭遇巨大的压力,这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案子,我们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良心和职责不允许警察这么做,我不是和你说什么大道理,我只是希望你能站在正义的这边,让犯罪分子接受应有的惩罚。”

     “我又不是警察,破案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开始逃避责任。

     “秦边,以郑春雨的身份,如果他真是个毒贩,临江市未来的日子简直不可想象,一定会沦陷成人间地狱,就算你不为这里的人民考虑,至少雪惊秋,郑慧慧这两姑娘都是你的好朋友,难道你忍心不管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