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9、建庙(下)
    “宁先生、秦先生这些年四处奔走修庙,以神奇手段行走江湖,大名我是早有耳闻。”

     这人言谈之间十分客气,我也客气了两句道:“黎先生这次来应该是有事吧,您尽管说,只要能办我决不推辞。”

     “秦先生果然是痛快人。”他嘿嘿笑道。随后指着山顶道:“我是没法上去了,不过还是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您能答应,这座庙咱能不建吗?”

     我给他说的愣住了,第一次见面的人怎么能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这就是砸场子。想到这儿我脸顿时拉了下来。

     他看的清清楚楚,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支票簿道:“您千万不要误会,我这可不是找麻烦来的,只希望您能答应这个小小的要求,至于说工程上的损失我加倍赔偿损失。”

     “这事儿恐怕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我们在这儿修庙可不是为了赚钱。”

     “我知道不是为了钱,所以我来这儿也是商量。希望你能答应,这些钱只是赔偿你们工人的损失,而且……”说到这儿他顿了顿道:“如果你们能停止修建这处狐仙庙,就算我承你一个人情,会还你的。”

     我给他说的实在是莫名其妙道:“什么人情不人情的,我们在这儿修庙是为了……我们不是为了赚钱的,所以不可能停止工程,也不需要你承担人情。”

     他缓缓起身脸上的微笑已经丝毫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张冰冷的面孔,黎青山冷冷道:“我再问一遍,这个面子你就是不给了?”

     “没法给你,真是不好意思。”

     他哼了一声一句废话没有,转身出了帐篷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道:“装他妈什么黑社会的,老子什么狠角色没见过,还缺你一个。”说罢我回了山上。

     见到我宁陵生也没问我那人找我为什么事儿。而正在修建的山墙已经停工了,工人们三五成群的坐在土地上闲聊天。

     “怎么不干了?”我以为宁陵生已经知道了对方来的目的,准备妥协了。

     “下午神像回来。我正在想应该如何摆放。”宁陵生道。

     “宁哥,来的那个人……”

     他摆了摆手道:“别说话,让我仔细想想。”说罢宁陵生也不理我,绕着建了一半的庙址一圈圈的转。

     我走到王殿臣身边小声道:“宁哥这是怎么了?”

     “就凭咱两这脑子能猜到大哥的心思吗?何必做无用功,该吃吃该喝喝吧。”

     “你倒是真洒脱。”

     “不洒脱还能咋办?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他靠在馒头身上懒懒的道。

     就听宁陵生的声音隐隐传来道:“大壮子,你带几个人去神庙西北角挖一个坑,四方坑。”

     “宁哥又在施展神通了。”

     “说实话。大哥主要表现的都是他的聪明才智,法术这块还真没见他露过。”

     “各有所专,宁哥强于智力而非武力。”我道。

     只见宁陵生朝我走了过来。

     “秦边,你去和李团长说一声,让他做好准备。”

     “咋了?我们要把僵尸放出来了?”

     “想要惊醒飞天僵尸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别问了,去和李团长说罢,他知道的。”宏以纵巴。

     我心里嘀咕着下了山,找到李山河说了宁陵生的打算,他是明白的,点了点头道:“你就说我知道了。”

     “怎么了,这里面有什么说法?”我好奇的问道。

     “宁先生请了一个风水大师,在这里布局,到时候我会让他上山的,但还是那句话,这里的消息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

     我心念一动。要论风水定位的本领宁陵生就算不是大师级别,但只要是他自己做的工程,不可能需要借别人之手,看来这位风水大师的身份是挺有意思的。

     回到山上后宁陵生道:“话都说到了?”

     “是的。”我也没问他什么,直接回答道。

     他点了点头走开了。

     到了傍晚时分,狐仙神像到了,好在土坡表面相对而言比较光滑,饶是如此还是在土坡上垫了十几块木板,然后轮流往上扑着,几十名工人或在后推或在前拉,齐心协力将石质神像拖了上去。

     然而看到这神像第一眼就差点没把我笑喷了。

     只见神像的身体都是完全按照狐狸的形态雕成的,但一张脸居然和人一样。

     期初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可是仔细看就是一副人样,而且是女人的样子,四十多岁中年妇女,一张银盆大脸,五官和蔼慈祥。

     其余的人也和我差不多,都看傻了,这雕工的工匠该傻到何种程度才能把狐狸脸雕的和人脸一样。

     偏生宁陵生一句话没说,居然把钱结给他们了,这些人连一句惭愧的话都不说,昂首挺胸的走了。

     之后宁陵生可能都觉得这神像实在太扯了,于是扯了块黑布盖在神像之上。

     雕神像的人是宁陵生亲自找到,所以虽然雕工差成这样也没人敢说个不是,但大家都在私下里讨论我们“上当受骗”了。

     随后工程进展的就极为缓慢了,而负责建筑的工人一天比一天少,宁陵生的解释是还有另外的工程需要做,所以安排他们过去了。

     就这么过了五天,那天早上我刚从帐篷里钻出来就看见山口站着三个人,为首之人身材不高,穿着一身灰色道袍,负手而立,表情十分倨傲,身后一人我认识,一个是那天来这儿让我们停止修庙的中年人,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一件带帽兜的连体衫,身后背着一个装大提琴的容器。

     此时山上只剩下我、宁陵生和王殿臣三人,建庙的工人都已下山离开了,而神庙基本也就是建了个轮廓,顶盖和门框都没出来。

     宁陵生也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看见这三人他微微一笑道:“尤道长,幸会了。”

     我大吃了一惊,难道这人就是逼走了慕容御,观星六子中排行老三的牛鼻子老道了?

     他依旧是负手而立冷冷道:“宁先生挺难说话啊,贫道想要息事宁人看来是难以遂愿了。”

     “尤道长严重了,陵生不过是晚辈,按理说前辈的面子无论如何都该要给。”

     尤道长哼了一声,依旧是脑袋四十五度动也不动,看得我是心里火冒三丈,但我就是再傻也知道这人既然身为观星六子之一,本领自然是没的说,所以也不敢贸然而动,就连馒头都静静的站立着,连一点声音都不发出。

     宁陵生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道:“只是晚辈受人之托,也是进退两难。”

     尤道长冷冷道:“看你这小小年纪,反倒让我吃了你几次亏,手段不俗啊。”

     “道长误会了,我与您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怎谈得上吃亏二字。”

     “够了,别在那儿装糊涂了,你真把我当傻子啊,你破了九星连珠无非就是打我耳光,这件事就算了,我不和你计较,你又在这里建鬼窑,你嘴里说的客气,做的每一件事就是**裸打我耳光,真以为我好欺负吗?”

     “前辈误会了,我不知道什么是鬼窑,只是在我们家乡,要建动物类的神庙必须以黑砖建盖,否则是会触霉头的。”

     “你在我的地盘上建鬼窑任你说上天我也不会同意的,既然你不愿意自己拆除,那么就我帮你好了。”说罢做了个手势。

     只见那个背大提琴的人伸手摘下了琴盒,打开后只见里面居然是一把金光闪闪的大铜锤。

     我吃惊的道:“你、你……居然是你这个凶手?”

     他嘿嘿一笑,摘掉了面上的墨镜,露出那张狰狞丑陋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