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3、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女主人喷了口烟,不屑的笑了笑道:“对你们有要求?你们到现在连撞死他的凶手还没找到还让我怎么相信你们。”

     我来得匆忙,没有系统的了解司机死亡的前后状况,因此听了她的话我不由大吃一惊,不过并未表现出来。

     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睡眼惺忪从宽大的卧房里走了出来奶声奶气的道:“妈妈,我要去看爸爸。”

     女主人眉头一皱道:“你一个孩子家家。死人有什么好见的。”听她的语气似乎对自己丈夫根本没有任何怀念的意思。

     而孩子则跑到我身边不停的摇着我的手道:“叔叔,你就带我去见见爸爸吧,奶奶说他还没有火化,我想再见见他。”

     女主人道:“活人抓不到,死人又不能火化,你说你们公司还能干些什么?我和他结婚七年,直到他死总共才给我们娘两留下不到三万块的遗产,现在人死都这么久了,连火化都不成,什么狗屁公司。”说到后来她极其愤怒,声音都在发抖,眼眶里满是泪水。

     悲伤加愤怒。这是女人现在最真实的心境,我暗中叹了口气,当然能理解她内心的愤怒,一切都是来源于对生活的无奈。

     我忽然发现宽阔的客厅中央挂着一副巨大的结婚照,不过新郎从年纪看来决不会是那个司机,瞬间我明白了什么,心中立刻对这个女人生出了一股鄙视之情,冷冷道:“对您前夫的事我们都觉得十分遗憾。不过眼前还是要将事情解决,否则死者在地下也不能安宁,希望您能配合。”

     女人有些漠然的道:“说罢,我还能做些什么?”

     我道:“今天我们必须去殡仪馆,对他的尸体我们需要做些处理。”女人似乎一惊,猛的抬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用身体挡住小姑娘对着小拇指做了个手势,女人愣了半晌,眼睛里渐渐充满了泪水,过了一会儿她起身进了里屋,再出来时已是穿戴整齐,对我道:“走吧。”

     一路无语。

     到了殡仪馆,我们办了相关手续,便有人将我们带至停尸间,见到死者时他因长期冰冻。整个身形以有些变型。五官因为破损过于严重已用白布裹好,我将小姑娘抱起,防她伸手去揭,猛然我看见那个“司机”已站在了我的身旁,不过这次有了心里准备到没吓着,只见他早已满脸泪水,再不似昨日那般毫无表情,这时的他与人无疑。

     只见他一次次的将手伸向小姑娘,可是只能徒劳的穿过她的身体,看到这样一幕。我心里也是非常难受的。

     过了会儿我冲“司机”点了点头,他根本没有看见,我只能硬着心肠对女人道:“你先将孩子带走。”接着我从怀里掏出一截指骨。

     女人的表情已经有些木然了,带着孩子转身而出,但我知道她对于这位曾经的丈夫绝非毫无感情,只是贫穷让她最终嫌弃了自己的爱人。

     在这方小而冰冷的环境里我忽然想明白一个道理,这也是那次我自己看到自己时很纠结的一个问题,人究竟是天性本恶还是本善?我觉得人只要是生下来就是带有原罪的,获得生命就是因为需要赎罪,所以在生活中才会经历千难万苦。

     能活下去的都是好汉,所以没什么可说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也有让自己活的更好的权利。

     我将指骨摆在断处,对“司机”悄声道:“该做的我全做了,你呢?”

     司机默然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叹了口气转身出去,外面阳光普照,与里面截然不同,回去的路上小姑娘悄悄的在我耳边道:“爸爸还有根小拇指没找到,叔叔你能帮帮他么?”

     我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到了楼下,女人从车子上走下来,这次是真有一个公交公司工会副主席陪着在,他道:“小玲,如果有什么需要……”

     女人立刻很厌烦的摆了摆手道:“别和我说这些废话,我不想听。”工会副主席显然从没受过如此恶劣的态度,很尴尬的站在一边。

     我上前打了个圆场道:“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让王师傅完整的入葬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你们……不要在来招惹我,我有自己的生活,他活着的时候我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死了以后干吗还要来烦我?”说出这句话来人已经是泣不成声,孩子也被吓的哇哇大哭。

     “大姐,您节哀顺变,我们不会再来烦你了。”我道。上广团弟。

     女人抱着孩子朝楼梯道而去,但走到门口她又停住了脚步,随后缓缓转过身来又走到我面前擦了一把眼泪道:“他有没有说什么?”

     看来她其实心里都知道,我叹了口气道:“没说什么,我猜他只是放不下你们,所以不愿离开,但是见过你们娘俩他应该能放下了。”

     女人刚擦干的眼泪再度夺眶而出,她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我点了点头道:“在我这儿你什么都不必说,因为你想的他都知道,我相信他也能理解,人已经死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过得好,你们的女儿能过得好。”

     “他三十五岁才有的这个姑娘,这孩子就是他的命,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孩子的,用我的生命发誓。”女人边哭边道。

     “那他的心愿就算是完成了,节哀顺变。”说完这句话后我就离开了,也没有回公交公司,而是直接回到了宾馆。

     刚进大厅就见慕容御和宁陵生坐在大厅沙发上,宁陵生的表情似乎颇为严峻。

     难道又出事了?我走到二人身边道:“尤老道没出什么幺蛾子吧?”

     “这事儿和他没关系,你听小宝说吧。”

     “兄弟,你这刚回来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我做到他身边问道。

     “边哥,这次我逃往境外路过非洲一个叫斯洛的小国时亲眼目睹了一场屠杀。”

     “屠杀?屠杀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杀人啊。”

     “杀人是随便能杀的吗?”我诧异的道。

     “那是在文明社会,非洲很多国家的法制建设极其落后,这个叫斯洛的国家其实就是由几个部落组成的,上个月两个部落之间爆发了战争,结果战胜的一方将另一方部落的所有人包括妇女和儿童全部杀光了。”

     “这些人疯了,老人和小孩和战争有什么关系?”

     “在他们的信念里如果战胜了对手就要屠光对方族人,以避免将来被人报复,就是斩草除根。”

     “真是太野蛮了。”

     “野蛮是人的原始性格,这个不奇怪,文明只是压抑体内的原始需求而已,不可能根本改变的,而这些人并不懂得压抑本性,所以就会显得极其野蛮。”

     “这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想去非洲当罗宾汉吧?”

     “我肯定没这个本事,但是我想帮助那些被屠杀的人,我亲眼看到他们大木棍将一家里的三个婴儿打的脑浆迸裂,那场面真是太惨了。”

     “这些畜牲连婴儿都不放过?”我愤怒的道。

     “这些部落的文明是非常落后的,这就是他们的生存法则,这并非是人性的确实,恰恰是因为他们毫无保留释放了人性。”宁陵生道。

     “我想要将这些惨剧曝光,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世上不仅是歌舞升平,还有惨绝人寰地狱存在。”

     我想了想道:“兄弟,你的性格也属于比较强悍的,怎么这次回来有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