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4、真相
    “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抓捕你?”

     “不知道。”

     “都到这份上了,装糊涂有意思吗?你家里除了没放尸体,其余该有的全在,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我……”说到这宋波却欲言又止。

     “你现在就剩下交代这一条路可走,宋波,我相信你本来也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凶手。或许是某种事件的发生让你产生了无法遏制的杀人**,但是你想过没你的这种做法对受害者而言是多么大的伤害,据我所知那名**解剖者都是在剧烈的痛楚中活活疼死的,如果事到如今你还存有侥幸心理,那么除了说你愚蠢,还有就是泯灭人性这个词了。”

     “在你们的心里我很像那条狼对吗?”宋波忽然说了这句话。

     “你一点都不像,狼杀戮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你杀人为什么?你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心理。”

     “我并不变态,我也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宋波的声音尖利而纤细,乍一听有点像女人的声音。

     “你是受害者?这是我所听过最可笑的一句话了,那么你详细介绍一下自己是如何成为这件案子中的受害者。”

     “其实那个被杀死的无辜女孩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而是陈立坤,因为玩游戏根本无法满足他的需求,他想来一场真正的杀戮。他觉得那样才过瘾。”

     “他是如何接触到这款游戏的,据我所知这款游戏只卖了五个人。”

     “其中有个人就是他的表哥,他们两人经常一起玩这款游戏,时间长了他表哥或许觉得陈立坤反应不对头,反正就是不让他玩了,而陈立坤随即找到我,对我说他想要杀个真人,因为他最感兴趣的是游戏里的那个女孩,但是总也找不到,所以只能找一个替代品。”

     “可是他为什么要找到你,你们两是如何认识的?”

     “因为公司曾经组织我们去喜马拉雅山旅游,在那里我救了一只刚刚出生不久,不知道为什么原因被抛弃的狼崽,回来后这东西没法养,我送动物园他们也不要。因为狼并不是什么珍稀品种的动物,我没办法只有找一家宠物商店寄养。”

     “我和那条狼也算是有缘吧,因为那条狼居然被我驯化了,带回来时相处了已经有一个多礼拜,它很黏人,这是缺失狼性的一种表现,不过我很喜欢它。就想找一家宠物商店寄养这条狼,因为我和五名游戏买家有业务往来,所以也认识陈立坤。”

     “当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陈立坤也玩过这款游戏,于是给了他一笔钱寄养那头小狼,但是进入他宠物医院的暗室后我发现屋子里的墙壁上居然挂着许多游戏女主角的照片,我对于这个女人实在太熟悉了,当时很多场景都是由她现场演绎,然后编写进程序中的,我们相处了很长时间,说实话从内心而言我很喜欢她,那时我就知道陈立坤玩游戏可能已经走火入魔。所以他之后找到我希望找到游戏女主角并做**解剖。”

     “我一点都不意外,不过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其实是吴长秀的女朋友,他为了赚钱居然让自己的女人做这种模特,这种男人甚至比陈立坤还不是东西。”

     顿了顿宋波继续道:“当时我就套陈立坤的话,开始他不肯说,后来渐渐熟悉了,他就对我透露了虐杀游戏这款软件,我心里明白玩到他这份上这款游戏的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当年吴长秀为了追求游戏的逼真感,下大功夫营造了游戏的真实感,其实出现陈立坤这种玩游戏最终走火入魔的人也在我们意料之中。”

     “是男人都希望自己能征服女人,尤其是美女,所以这款游戏的卖点就在于虐杀美女时那种满足自己邪恶**的感觉,别说这些玩游戏的人了,就是我们这些写程序的技术员,一套程序下来都觉得手痒。偶尔在加上看到那些穿着暴露,身材姣好的女人就有一种冲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但这就是我真实的心理状态,所以玩这款游戏玩到陈立坤这种状态,绝对在我意料之中。

     “后来我才知道他所以要用这种方式布置自己的宠物医院,就是为了给将来发生的犯罪做准备,而当他知道这款游戏是我参与开发研制后便央求我和他一起寻找那个女孩,应该说从他提出这个要求时起我就已经准备要杀死他,因为我爱那个女孩。”

     “不过说实话对于陈立坤提出想要做**解剖其实从内心来讲我也确实有想要参与的念头,因为一直以来我对人血就很感兴趣,从小我眼里的血就是白的,但所有人都说血是红的,所以我一直想亲眼看看人体内喷涌而出的鲜血到底是什么颜色,这也是长长困扰着我的一个念头,是陈立坤让我下定决心做这件事,但我的目标却是他,不过这人比我魁梧太多,杀他绝不是能轻易做到的事情。”

     “说说用猴子抛猩猩头颅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你们两谁出的主意?”

     “我们没人出这个主意,本来是打算将人头丢弃至野外的,狼不吃这部分,不过没想到被他养的猴子突然把头给抢了过去,接着就顺雨槽一路到头丢在肯德基店门口,整个过程我们看的清清楚楚,但是我知道这一路都有监控,所以不敢去拿回来。”

     “或许这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心里暗想。

     虞城就是根据这一线索锁定了犯罪现场,为最终的破案打开了僵局,而所有人都在猜测凶手这么做究竟有何道理,最后才知道这居然只是一起突发的“抢劫案件”,陈立坤自己的宠物出卖了自己的主人,而假如这个人头被掩埋在除步行街之外的任何地方,这条最重要的线索就永远不会被发现。

     “你说的这些话里有谎话存在,你说杀死那个女孩是陈立坤的主意,你说自己对于血腥杀戮并不感兴趣,这些都是谎话,因为在背景音里我们都能很清楚的听见你对陈立坤下的命令,你让他动作慢点,你让猩猩承受更多的痛苦,到头来你却把一切主要责任都推给陈立坤,难道你还在幻想着能够逃避法律的惩罚吗?”郑春雷神色俱厉问道。

     “唉……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算了,都到这份上,我也不用再隐瞒什么,在伤害猩猩前我并不想这么做,可是当我亲眼看到它遭受解剖时的痛苦,内心却并没有感觉到害怕,而且居然萌生了很邪恶的念头,在这之前我没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人,而这也是我下定决心杀死陈立坤的诱因。”亚冬杂弟。

     “在他杀害猩猩后我就对他喷了迷药,接着实施了**解剖,在这个过程里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心里那种残害人的**,所以我把他肚皮上的肉割下来当着他的面斩成肉酱,当时他人还没有死,眼睁睁的看着我将这事儿做完,那时候我知道自己肯定是疯了,因为不是疯子做不出来这事儿。”

     审讯室里忽然寂静无声,宋波依旧低着头,但颤抖已经停止,显然回忆起那段杀人的“往事”,或许让他的心里又起了某种变化,郑春雷恨不能当场一枪毙了他,但理智让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宋波在情绪上没有丝毫对立,甚至非常配合,他当然知道以自己的罪行是绝不可能存在活命的可能,所以之后他表现的一直很平静。

     “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把视频寄给新闻媒体,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