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血罗刹
    没想到的是老太太随即说了以下一番话。

     “小宝,你记住,现在你还小打不过他们这么些人,等你长大了找机会把这些人全杀死给你爹报仇记住了没有?”

     这句话听得我是满心愕然,都说高台教化,长辈的责任就是教晚辈懂的是非对错,不说一定要做出对社会有多大的贡献的事情,至少不能成一个危害社会的坏人。

     可是这个老太居然教唆自己亲孙子杀人,简直不可思议。

     老太是个瞎子,她并不知道我们就站在她身前十几米的地方,所以一句话说的是“铿锵有力”,我们三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随后她带着孙子颤巍巍的回去了。

     看着她佝偻虚弱的背影,王殿臣叹了口气道:“在她身上我懂得了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话的含义。”

     “别扯淡了,赶紧回去给宁哥包扎伤口。”此时血水已经从厚厚的手帕里渗了出来。

     我们工程队常年在人迹罕至的区域做工,药品自然是随身携带,而且是中药西药都有,以备不时之需,回去后先倒上金疮药粉之血,然后裹上纱布,王殿臣道:“大哥,这老太太迟早要把那孩子教坏了,这一刀你是挡了,但迟早他还会捅出去。”

     “能挡一次是一次吧。”宁陵生笑道。

     “你说哪有这样教育孩子的,这不是把小孩往断头台上送吗?”

     “当人的精神崩溃到了临界点,人的思想就会变的极端,你还是少操点心,管好自己就成了。”宁陵生道。

     “好吧,我不说了。”

     接下来还得是继续处理墙壁,可问题是无论我们怎么做,这处看似平淡无奇的墙壁始终无法被破一点。

     村民就像存心看我们洋相,每一个人都有意识的躲着我们,我们知道这里肯定有原因,但却无法得到答案。

     我们每天看到的只有村民冷漠的眼神和刘兰生骂骂咧咧的脏话,事情根本没有半点进展,相比较修坟的人我们就是一直原地踏步踏。

     陈升不止一次对宁陵生提起说要终止工程,宁可赔付也别在这浪费时间了,但宁陵生却很沉得住气,他让我们暂且先等等。

     结果陈升又来和我们商量,让我们劝劝宁陵生不要死扛。

     我估计宁陵生是看出了什么,于是去了他那儿想打听状况,没想到进了帐篷就看见雪儿在小桌子上踮着一只脚正在转圈,那姿势恍如芭蕾舞演员一般,而且它长而柔顺的尾巴紧紧依附在身体一侧像极了芭蕾舞演员的长裙,姿势的优美丝毫不输于舞者。

     我看傻了。

     而雪儿看到我立刻附身跑回宁陵生的肩膀上,小脑袋躲在宁陵生脑后就像含羞的少女一般。

     我忍不住哈哈笑道:“它还不好意思了。”

     宁陵生道:“雪儿除了不会说话,它的心思不比人差。”

     我道:“真是太可爱了,宁哥,我也想养一只。”

     “银貂,尤其是纯种血眼银貂可遇不可求。”说罢宁陵生拿起桌上的一枚花生。

     “宁哥,给我喂一次成吗?”

     “成啊,你来。”说罢他将花生米递给我。

     我在雪儿面前晃了晃道:“来了啊,瞧好吧您。”说罢将花生米向上抛去。

     直到花生米落在地下雪儿动也没动。

     我以为是它没看见,于是捡起地下的花生米,这次没等我抛起,雪儿突然龇牙冲我发出一声尖叫,那表情似乎很愤怒。

     宁陵生呵呵一笑道:“我早就和你说过,雪儿不是宠物,它的自尊心比人还要强烈,所以千万不要抱着逗它玩的心态与之相处,我可没有吓唬你,但是你得小心它抠你眼珠子。”

     我吓得赶紧把花生米还给宁陵生道:“得勒,我对不起您了。”说罢我给雪儿敬了个礼。

     它这才闭起龇着的牙。

     “宁哥,咱不走留在青叶村是为了置气还是为了赚钱?”

     “钱对我来说从来没有到必须要赚的程度。”

     “难道是为了置气?”我试探着道,宁陵生是个极度理性的人,难道这次难得“感性了一把”?

     他微微一笑道:“或许是吧,我想眼下也没别的事情可做,所以不如把手上的活儿做好。”他进一步解释道,但我总觉得他说的不是心里所想。

     出来后我又和王殿臣说了这件事,他道:“大哥这么做肯定有他的打算,你就别操心了。”

     正说话就见那个少年远远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木葫芦。

     “怎么了?”王殿臣问道。

     “我给宁老板送点伤药,这是我自己在山里配的山药。”

     “你也懂配药?”我有些惊讶。

     “我从小就被打,受了伤就去山里采药给自己治伤,真的有效果,这药我用过,不是乱配出来的。”孩子表情非常诚恳。

     “行,你还挺有良心的。”王殿臣让开了路,小宝进了宁陵生的帐篷里。

     出来时是宁陵生亲自把他送出来的,等孩子离开宁陵生对我们道:“你两进来,我有事儿。”

     进了帐篷坐下后宁陵生道:“黏砖的工艺我知道了,当地人用一种黑鱼的血液和狼奶混合,加入一点泥土后将盖房子的砖浸泡在这种液体里,然后搭建,等液体干涸凝固就会产生强烈的黏合效果,并且会在砖的表面形成保护层,这就是墙捶不倒,砖头砸不烂的原因所在。”

     “是小宝说的?”

     “其实原因我并不奇怪,普通的砖头用铁锤砸不烂肯定是有原因的,问题在于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刘兰生修祠堂的,当地村民有不少人在他所建立的工厂上班,按道理说这些人应该极力促成这件事,可我感觉他们似乎并不希望这座祠堂修起来?”

     “或许是当地村民都不讲良心呢。”王殿臣道。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所有人都不讲良心这可说不过去了。”宁陵生道。

     “我觉得也不奇怪,刘兰生这个人粗鄙到了极点,也不会尊重人,村民们烦他也正常。”我道。

     宁陵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或许是吧。”

     “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有破解的办法吗?”我道。

     “用新鲜的黑鱼血抹在砖头表面就可以了。”

     “那简单了,我们这就去抓黑鱼,肯定就在那条小溪里。”王殿臣道。

     宁陵生道:“黑鱼只是当地村民的说法,根据小宝所说鱼的外形,我感觉这可不是普通的鱼,而是印度密宗专门饲养的魔女鱼,也称之为血夜叉的。”

     “这是密宗婆罗门专门饲养的一种鱼,世界其余地方都没有,婆罗门都是女人,在她们看来世界上最圣洁、最纯洁的是处女的身体,所以这种鱼是专门用来守护婆罗门圣女的,在每一处婆罗门人居住的庙堂入口都会有一座巨大的莲花池,当男人从莲花池前路过时,如果有不怀好意者,血夜叉就会一跃而出攻击来者。”

     “如果黑鱼真是血夜叉,那可是正宗的怪物了,你确定要入山去捉一条来?”

     “我……”王殿臣看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确定,我有办法抓这种鱼。”说话声中小宝从从帐篷外钻了进来,他其实没走,一直在偷听。

     “你有胆子抓血夜叉?”宁陵生笑着道。

     “没错,如果不是他们两从中搅和我差点就得手了。”小宝指着我两道。

     “什么?那天晚上你在水里就是为了抓鱼的?”我惊讶的问道。

     “当然,要不然我憋气那么长时间是为了自杀嘛?”小宝毫不客气的道。

     宁陵生少见的哈哈笑道:“你们两连个孩子都比不了,赶紧反省吧。”

     宁陵生之能,这一辈子几乎没有看走眼过,但在小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