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1、江湖风云
    说罢这人就朝慕容御走去。

     我赶紧上前一部拦住他,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是怕他吃亏,但这小子哪知道慕容御是何许人也。还以为我是叫板的,毫不犹豫抬手一拳打在我眼睛上。

     我是压根就没想到他出手就伤我,这一拳打的可不轻,我左眼一阵金光乱闪,什么都看不见了,随后觉得一阵肿胀,眼睛顿时肿了起来。

     “草泥马的。”慕容御冲过来抬起一脚就踹在他的身上。

     这人也就是个痞子,打架主要拼人多,没有丝毫“战斗技巧”,所以对慕容御这一脚他压根就没做出避让。

     流氓打架无非就是你一拳我一脚的互殴,打到最后两人都是鼻青脸肿。

     但慕容御这一脚可不是普通的“一脚”。他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必定是充满了“愤怒”,所以这人立刻就知道他错了。

     他被慕容御踹的腾空飞起,至少甩出了有四五米远的距离,躺在地下后他想爬起来。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后他捂着腰道:“疼死了,这个地方快疼死我了。”说罢躺在地下连声呻吟,声音十分悲惨。

     看他样子不像是假装,王殿臣小声道:“我操,看这个位置,你不是把人脾给踢爆了?赶紧打电话给医院。”

     人都吐血了,受伤之严重可想而知,我脑子一阵发蒙,指着慕容御小声埋怨道:“我说让你稳重点。你也是好好答应了,结果呢,又出这屁事了。”

     这时欧阳琴反而镇定下来,她走到年轻人身边,看了看情况对女伴道:“你赶紧打电话给120。”说罢走到我们面前对慕容御道:“你赶紧走,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那怎么成,这个人是我打伤的,应该我来承担责任。”

     “你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他是吴金的儿子,你要是还想继续活下去就赶紧跑路吧。”

     “吴金是谁?”慕容御不解的道。

     欧阳琴着急的道:“到这份上你怎么还在那儿废话呢?赶紧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否则你们就走不掉了。”

     “欧阳姐,你跟我走吧。从今天起我养着你。”慕容御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话。

     欧阳琴也愣住了,她怔怔看着慕容御久久没说话,慕容御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看不上我也不奇怪,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愿意养你一辈子,当然你不同意也可以,我能理解。”不等慕容御把话说完,欧阳琴猛地一把抱住他,当着我们面将自己火热的双唇抵在了慕容御的嘴巴上。

     看得出她是被彻底感动了,无论是男人女人。一旦冲动起来,都是后果难以预料。

     这两人一直吻到救护车赶来才“松了口”,欧阳琴道:“我知道你的心意,如果将来有缘,我一定做你的女人,但肯定不是今天,你们快走,如果被吴金抓到,他会打死你们的。”

     “我不走,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

     “他们不会为难我的,你听话,等这件事结束了,我去找你成吗?”

     慕容御还要犟我道:“你就别跟着瞎搅和了,先把人送去医院,万一死在半路上真是麻烦。”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如果你想要和人好的长久,就得先把这个人的伤治好了。”

     慕容御道:“好吧,我听你们的。”说吧他对欧阳琴道:“如果吴金找你麻烦,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你也要保重。”

     临走前我告诉欧阳琴:“需要多少钱你尽管说,到时候我直接汇给你。”

     之后我们打车离开,再返回工地的途中慕容御突然猛地拍了一下大腿道:“这下我明白了。”我给他吓了一跳道:“你明白什么了?”

     “师傅,麻烦你送我们去远东公司。”他道。

     “我说你又想干什么?”我道。

     “边哥,我仔细想过了,如果想要高枕无忧就得把吴金给做了。”

     听了这话我到没什么吃惊的,开的士的司机差点给吓的跳起来道:“你们要做了吴金?可别吓我啊。”

     “你别听他瞎胡说,对了,这个吴金到底是什么路数?”王殿臣问司机道。

     “这个人是陵城市午夜兰花夜总会的老板,在咱们这儿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别说做他了,就是干对他说个不字的人都没有。”

     “那他和远东公司的鲁道成比谁更厉害?”慕容御道。

     “这个没法比,你要从全国范围内看,那肯定是鲁道成牛逼了,但他毕竟不是陵城人,在这个一亩三分地上,鲁道成还真得给吴金三分面子,这就叫强龙不压地头蛇。”

     之后慕容御不再说话,两眼专注的盯着车窗外想着心事,到这份上我是不敢随意离开了,真担心这小子做出万劫不复的错事情来。

     慕容御正式走上了属于他的人生道路,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到了远东公司他告诉门卫要见高子健,过不多一会儿,高子健睡眼惺忪的走出来道:“咋了?你们大哥又被请来了?”

     “高大哥,我想求你件事。”

     “别这么见外,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我想和你借点人手,打一个人。”

     “谁啊?”

     “吴金。”听慕容御说出这两字,高子健半睁半闭的一对大眼顿时瞪圆了。

     想了想他招招手道:“来我办公室谈这件事。”

     进了高子健的办公室,他对着屋外道:“斌子,把门看好了,没我同意谁都不许进来。”关上门后他坐在沙发道:“小子,你是不是疯了?知道吴金的背景吗?”

     “我当然知道,他是陵城的另一位黑帮老大。”

     “哦,为什么说是另一位呢?”高子健面露微笑道。

     “因为还有一个就是你,吴金肯定是你的竞争对手。”慕容御道。

     高子健掏出烟点了一颗深深吸了两口道:“这么说不太准确,我和吴金各有各的地盘,互相之间井水不犯河水,谈不上竞争,而一旦开战势必两败俱伤,这对我似乎没什么好处。”

     “这对你当然有好处,其实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现在我替你说了,非得藏着掖着吗?”慕容御道。

     高子健没有立刻作出回答,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脑袋几乎都被烟雾包裹才缓缓道:“我和他当年也交过手,打的一塌糊涂却没分出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前些天那些人我知道是吴金找来对付我的,如果不是你们三个,我恐怕已经没命了,但我没找到证据,怎么下手呢?”夹扑扔扛。

     “你们这种人做事还需要证据?是在说笑话吗?”

     “当然需要证据,我们不是地痞,即便要打也得说个因为所以来,否则在道上会坏了口碑的,你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吗?”

     想了一会儿慕容御道:“我能。”

     “哦,请说。”

     “这个理由就是你找到了我,在这之前你手底下的人没有狠过吴金,但是有了我,你就比吴金的人狠了一个档次,给我六个人,我证明给你看。”

     高子健哈哈大笑道:“好,我非常欣赏你的这份自信。”说罢他对门口道:“斌子,你进来。”

     守在门外的斌子走了进来道:“高哥,怎么说?”

     “你把吗啡他们几个叫着。”说罢拍了拍坐在身边的慕容御道:“你们几个跟他去办件事儿。”

     “什么事情?”斌子属于那种比较内敛的人,说话音调不高,但表情很坚毅。

     “我需要六个人,这六个人里必须要有熟悉吴金势力范围的,我要打断他们一条道。”慕容御咬着牙道。